鸦片香(10)

舒培默默听着,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原来自烟湖失踪后,舒培也曾打听寻找,尤其发现她竟然盗走了自己收藏留念的一把胡帅遗刀,更觉担忧,生恐夏烟湖拿去寻了短见。不料过了几日,舒容带回消息来,说:“大新闻。哥哥嫂嫂可知道那夏烟湖哪里去了?竟是往醉花荫做了倌人。”说得舒培田氏一齐愣住,都问:“消息可靠吗?”

舒容道:“我一双眼睛亲自看到,可会不可靠?”

舒培当下怔怔的,也忘了寻拿弟弟寻花吃酒的错儿,只反来覆去说:“我一直说这丫头有造化的,不想竟然自甘堕落,做了倌人。难道我家竟是那刻薄下人的?她要走,好好地说也就罢了,何以竟不告而逃,又是逃去了那般的所在?”

当下把素日看重烟湖的心冷了半截,索性连这个名字也不愿提起。舒容因哥哥痛恨烟花一道,又怕说多了暴露自己往醉花荫走动的秘密,此后更禁口不言夏烟湖种种。而舒培又一向少往烟花巷里来,因此虽然夏烟湖名头一日大过一日,舒培竟是半点不知。今日听到众人都议论烟湖,述其行止,却又与自己素日熟识的烟湖既相似又陌生,倒有种人隔天涯的恍惚之感。

当其时,忽听外场报说:“荷花里翠袖倌人,桃枝儿倌人,夏烟湖倌人来了。”

原来烟湖翠袖桃枝儿三张局票都开到醉花荫,离荷花里又近,又是一早说好的,因此三姐妹连袂第一个到了,打扮得春风秋月,各自不同。

舒培留心打量夏烟湖,果然最后一个进来,只见她钗环琏佩,一色纯银,并那裙帔鞋袜,也都走的素净一路,虽身入风尘,却毫无半分脂粉态,低额敛容,阖屋问一声好,头不抬眉不动,完全是大家闺秀的作派。不禁心下感慨,半晌无言。

赖福生正和庞天德划拳,见烟湖进来,令也忘了,眉开眼笑,合不拢嘴地招呼道:“烟湖倌人,咱们可是有缘,又见面了。人家见我们聚得这样频密,都还以为是我做你恩客呢,你偏对我冷淡,我倒是枉担了虚名儿,白惹我们无凤姑奶奶吃醋。”说得众人都笑了。

烟湖并不接话,先向大帅施了一礼,然后过来坐在舒培肩下,温柔沉默,悄然无语。一时众倌人陆续来到,便调起弦索,唱起曲来,自瞿无凤唱起,依次轮往翠袖黄莺莺等,大家知烟湖不会唱,也不相强。惟有赖福生自夏烟湖进门,便一直留神观察,虽然摆庄划拳属他闹得最响,眼角里却始终吊着舒培夏烟湖二人,见他俩相与默坐,除进门时那一句循例问候外,这半晌竟无一句交语,因调笑道:“你们倒和别的客人不同,也不说话,也不敬酒,这恩客不像恩客,倌人不像倌人,要说也是主仆一场,竟无旧可叙?可是古话里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呢?”

众人原本奉承赖帅脸色,但凡他说笑,大家必附和一笑,庞天德哪肯放过这个拍马的机会,立即便说:“舒兄若是无话可说,赖帅倒有一肚子的话要和夏姑娘叙旧的,要不这就转局吧?”

赖福生故意板起脸道:“这可不行,都说庞天德包打听,会做人,这拆散鸳鸯的事连我姓赖的也不肯做的,你这老小子倒下得去手?”庞天德鼓掌大笑。

舒培只得举杯告饶:“各位要是诳我喝酒,我也无话可说,千万别拿小弟打趣就是。”

赖福生道:“就是要你喝酒,你也叫了局,总有人肯代酒的吧?我们时常叫局,这代酒是无情义的;你难得叫局,这代酒倒是有情义的。”众人又是哄堂一笑。

瞿无凤扭着身子道:“我不来了,什么叫我们代酒是无情义的?你以后要是再想我代酒,那是不能的了。”

舒培一杯酒举在半空,听了这话,喝又不好,不喝又不好,正是尴尬得很。夏烟湖却忽然站起来,从从容容自他手中接过杯来,望空道:“各位老爷都是知道的,夏烟湖原本是舒家的丫头,若非舒家收留,几乎就要饿死路边的。这一杯酒,且不说代酒,且是我借赖帅的酒敬舒老爷一杯,谢谢当日收留为婢之恩,也当着众老爷的面,求舒老爷饶了我不告而别之罪。”说罢,忽然双膝跪倒,举杯过顶,一仰而尽,然后恭恭敬敬磕下头去。

舒培阻拦不及,受了夏烟湖一个头,连忙拉住,再不肯叫她继续磕下去。众人见她这样,也都唏嘘敬佩,倒不好太做嘻闹。

赖福生看着,又触动一番心事,不禁愣愣地出神。

一时席散,瞿无凤铺设了,问赖福生:“是抽一筒呢,还是就睡?”

赖福生道:“抽一筒罢。”

瞿无凤便摆出烟具来,赖福生闷闷地抽着,仿佛满腹心事,半晌不言。瞿无凤心中忖度,到底不知他想些什么,也不敢太过逼问,只好一气捻了七八个烟泡供他享用。

昏黄的烟灯下,两人默默对着吃烟,都是一声儿不响。忽听得窗外幽深巷子里已经敲过了三更,瞿无凤委婉劝道:“时候不早,再吃完这一筒,便睡罢。”

原想等他过足了瘾同歇时再慢慢地问他,不料赖福生抽至半筒,忽然搁下烟枪道:“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今晚不睡在这里了。”

瞿无凤大惊,仔细回想整晚吃酒摆席,自思并无得罪他处,何以忽然变色,委委屈屈地道:“已经这般晚了,你刚在我处吃了酒,却要转席,可不是不给我面子?”

赖福生冷笑道:“倌人若也要讲起面子来,也不要做倌人了。我只替你们留面子,也不要做客人了。”

瞿无凤见这话说得刻薄,由不得红了眼圈,又不敢十分委屈,便赌气不肯深留,任他自去。

第五章 设局

赖福生自荷花里出来,只见霜清月冷,街道里空荡荡的,竟连一辆车也叫不到。原来随从以为他必定宿在瞿无凤处,自行散了,轿子也已打回。赖福生欲待叫起鸨儿来,又觉不耐烦,且心中欲火焚烧,倒也宁可清净走走,索性慢慢一路走过去。

绕过一条长街,便是沉香里,倒还是灯火通明的,轿子簇拥,情形是哪家堂子请客刚刚散局。方走到醉花荫门头,外场早已接着,通报进去:“赖大帅来了。”

封十四娘幸未睡下,正解了长长的缠脚布,将灯高高照着用金针挑鸡眼,听到外场传报,吃惊非小,不知是福是祸,顾不得裹脚,只随便缠两下,套上鞋子,换了条长裙罩住,急急迎出来接着,满面春风地奉承:“这可是凤凰飞进来了?我刚才听说大帅在荷花里做花酒,好大的排场,正自羡慕呢,刚在灯下起了一课,保佑着说什么时候大帅也到我们醉花荫来做一席,不知怎么惊动了玉皇大帝,竟真格儿一阵好风把赖大帅刮了来的。我倒要问问自己,敢是做梦呢还是发昏了,不是想大帅想入魔了,眼睛里看见海市蜃楼了吧?”

赖福生原本满腹心事,听她一习话,倒逗得笑起来,道:“我说这堂子里七十二家,再没有一个妈妈像封十四娘这样会说话的,只是我倒要告诉你,我想起去哪里了,就是玉皇大帝也管不着!”

封十四娘便打着嘴说:“就是了,大帅是经过大阵仗的人,生死都由自己捏着的,自己就成了神了,还要别的神仙管?”

口里只管奉承着,却左右弄不懂赖福生意思,也不知该叫哪个姑娘起来侍候,索性吩咐外场:“只管把姑娘都喊起来,睡着的没睡着的,都出来侍候大帅吃酒。”赖福生正中下怀,便安坐楼下厅正中,四面环绕了七八个倌人娘姨,惟独不见桃枝儿。

封十四娘恼怒:“这丫头睡死了,看我不拿剪子剪了她的瞌睡虫儿去。”翠袖忙忙拉住,附耳细说。封十四娘诧异:“有这种事?”

赖福生道:“说的什么?让我听听?不是娘儿俩捣鼓着怎么孙二娘开店,拿我做人肉包子吧?”

西岭雪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