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香(11)

翠袖笑着:“赖帅这话说得恶心,我们不怕枪子儿吗?实在是家丑不可外扬,不可说给大帅听。”

赖福生道:“堂子里能有什么家丑不家丑的?无非是哪个倌人养了小白脸,又或者十四娘嫖戏子跟别的妈妈打起来了。”

气得封十四娘又是笑又是骂,狠狠剜了赖福生一眼道:“大帅刻薄起人来,舌头比枪子还厉害呢。我是什么人?就敢嫖戏子养小白脸儿了。实话同你说罢,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女儿桃枝儿,竟然不声不响,擅自把舒二爷留下过夜了,连台花酒也没吃就想开苞,哪有这样的便宜?倌人们只管都这样子做起来,我这堂子也不用开了,索性改慈善堂罢了。说起来,可不是丢人?”

赖福生道:“原来是这样。依我想,舒二爷倒不是不肯给钱,倒是怕他那个哥哥,不敢张扬,你们是行家里手,想想我说的可是?”

翠袖说:“大帅说的正是呢。妈妈别担心,今夜且叫他们快活,明天舒二爷起来,女儿自有道理,断不肯让妈妈吃亏。倒不要现在臊了他们才好。”

赖福生也说:“就是,棒打鸳鸯,煞风景很很。我们不理他们,我们且自己乐起来。”遂摆起台面,并不请一位客人,只命一应倌人丫头连同封十四娘都团团坐下,自己动手摆了十个庄,嚷着要与倌人们打通庄,输了也不要人代酒,只管一杯杯死灌,顷刻喝了四五杯。

封十四娘翠袖等都摸不着头脑,乐得陪着他闹,见他喝得十分狠了,方劝道:“不如代一杯吧。”

赖福生道:“也好。”竟将杯授与夏烟湖。烟湖接过杯来,竟不答言,一仰而尽。赖福生叫一声好,亲自又斟了一满杯授与烟湖,烟湖问:“是何名堂?”赖福生看着烟湖的眼睛说:“没有名堂,只是我想敬你酒喝,你给不给面子呢?”

烟湖闻言,不复多言,接过杯又是一仰脖子干了。大帅再敬,烟湖再干。一气喝了四五杯,直喝得满面绯红,额头密密一层细汗,赖福生还要再敬,烟湖按着杯子央求道:“再不能了,存一杯罢。”

众人这才会过意来,封十四娘向翠袖打个眼色,翠袖遂换过座位,将夏烟湖按至赖福生肩下,笑道:“烟湖妹子怯酒,虽然也是做倌人的,倒从没有什么恩客,也多不肯与人代酒的,今天喝了赖帅这满满的几大杯,套一句刚才席上大帅的话来说,倒是有情义得很。”

赖福生嘿嘿而笑,便不再强敬烟湖吃酒,反自己接来一饮尽了。

封十四娘虽不明白所谓“有情义”典出何处,约摸也猜得到了,遂凑趣道:“烟湖是我的心肝儿宝贝,赖帅真想让烟湖吃酒,可不能只吃这般便宜酒,倒是替我们烟湖正儿八经摆个双台,吃回酒席才好。”

赖福生正等着这一句,更不迟疑,豪声应道:“这个容易,只要烟湖姑娘有命,本帅莫敢不从。”

众倌人嘻哈大笑,都推烟湖说话。夏烟湖含笑向赖福生瞅了一眼,说:“谁稀罕呢?”

话到一半,又咽住了,低下头咬着帕子微笑。赖福生见了这般情形,哪有不醉的道理,便扯了烟湖的手说:“你不稀罕我的酒,我偏稀罕请你吃酒,你给不给我面子呢?你若不给,我可就拜你了。”说完推开椅子,当真要拜下去,唬得封十四娘急忙拦住,又是笑又是推的,道:“这可折煞我们了,烟湖倌人,你行行好,还不赶紧应了呢?不然我也要拜你了。”说得众倌人都笑了,烟湖拿帕子遮了脸,掩面抽身而去。

众人遂推着赖福生追上去,赖福生笑嘻嘻地,果然追进烟湖房中,和她面对面儿坐了,道:“从此我只做你一个,好不好呢?”

烟湖起初不语,半晌微抬了头,斜斜睨道:“你先时那般冷淡,现在忽然又要做我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赖福生长叹一口气,借了点酒意,遂剖心沥胆地表白道:“我十三岁起便逛堂子,从南到北,八大胡同,石塘嘴,上海滩,苏州阊门,哪里的规矩不知道,哪里的姑娘没做过?从来想做谁就做谁,从没失手过,也从没犹豫过。只是你,自打我第一次见了你便放不下,后来见你出来入了这一行,依我的个性,原该第一个就做了你才是,你道我为何只是冷眼旁观?却是因为中间碍着一个人。”

夏烟湖早已猜到答案,却偏偏明知故问:“是谁?”

赖福生冷笑两声,叹道:“还有哪个,就是我的生死对头,舒培舒将军。当年我与他一场恶战,杀了他的主子,他却也差点废了我一条胳膊,现在想起来还心惊胆颤呢。没想到冤家路窄,我和他倒又在这烟花场里遇到了,虽然说战场无父子,各为其主,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到底有个仇根儿在那里。偏偏你又是从他家里出来的,因此我只疑心你和他是一路,不敢太做兜揽。直到今天在席上看了你与他那般作派,才知道你两个竟是清白的,所以才对你放了心。”

夏烟湖红了眼圈儿,几欲泪下,半晌方慢慢地道:“原来大帅这样想我,我还只道大帅看不上我这蒲柳之姿,恨我不懂巴结呢。”

赖福生见她这样委屈,心都化了,上赶着搂在怀里叫道:“心肝儿,你把我的心都揉碎了,我怎么会看不上你呢?睡里梦里都想着呢。”

夏烟湖将身子一扭,让开怀抱,正色道:“大帅,我虽微贱,入了这一行,到底还是处子之身。大帅取中我,是夏烟湖的福份,自然感恩戴德,但大帅是行中高手,岂会不知规矩?既要行周公之礼,总得摆酒下订,风风光光地让我跟了你,若要这般苟和,断然不可。”

封十四娘这半日一直隔着帘子偷听他两个说话,起先说到“只做一个”已经留意,又是什么“疑心”,什么“清白”,哪有不竖起耳朵的?待听到夏烟湖说要摆酒下订,正合心意,赶忙捣着小脚过来,笑道:“大帅既然看重我们烟湖姑娘,不如娶了她,不过,可不能这么草草行事。虽说我们烟湖命薄,入了这个行当,到底是个黄花闺女。这开苞xx瓜,是一生一次的大事,过了这村,再没这店了,岂可儿戏?如果草率了,不仅姑娘一生落下心事,便是大帅面上,也不见得是真心要与我们姑娘好了。”

赖福生拍着胸脯子,豪声大气地说:“这容易。只是我最看不得这哼哼叽叽的样子,妈妈有什么张致,一总说来,我姓赖的都依了你们便是。”

封十四娘堆下笑来,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从长计议。赖帅认识我们姑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姑娘可是那轻狂浮浪的?差一点的客人,便捧了金车银马来,我们姑娘也未必看得上。实是姑娘对大帅早已心许了,只是日子还浅,未见出大帅真心,今儿这话既又提起,可见大帅诚意。大帅既说要娶,这便请派人办去,礼单子送来,须得等上三天,看戏摆花酒,遍告亲友,到第三天上,才是正日子,再通摆一次大宴,便祝大帅与我们姑娘鸳鸯好合,白首偕老。”

赖福生道:“那是自然,堂子里嫁闺女,要的就是个虚名儿。你要风光,我要排场,既要娶醉花荫头牌,当然要大办一回,明天我就发请客票下去,可好?”

封十四娘含笑点头,道:“那么明天我们可就早早地等着大帅过来了,今儿个天也晚了,我们不敢久留大帅,这可该去了,不急在今宵。”

赖福生笑道:“我去哪里?要去只好去荷花里,你们不吃醋么?”

自封十娘进来,烟湖半晌不言,此时方笑道:“我若这样喜欢吃醋,大帅也不喜欢我了。再说大帅做无凤姐姐在先,只有她吃我醋的道理,断无我吃她醋的道理。既便大帅今后做了我,若不忘旧情,仍旧还做无凤姐姐,我也是没有怨言的。只求大帅对我也像对无凤姐姐这般长情就好了。”

西岭雪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