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香(2)

恰好十三娘携了桃枝儿上来,桃枝儿刚挨了骂,要有所表现,便赶紧装了水烟来,叫声“姐夫”,双手递给子云。子云不接,却笑着说:“替我点着了。”

桃枝儿脸涨得通红,没奈何,只得放在嘴边,吹着了,再递给子云,正要用手帕子拭烟嘴,子云早接过去,说:“这水烟香搭上胭脂香,正是有味得很。”

底下人更笑成一片。十三娘趁机凑趣说:“每每崔老爷来了,屋子里总是满满的有说有笑,崔老爷一个人来,倒像是带了整桌酒席,以后倒是要常来的好,不来,我们翠袖盼着呢。”

那崔子云本来就是个多心的,又深知封十三娘为人,当下冷笑道:“这醉花荫,我有事没事一天也来两三趟,若说翠袖想我的人,好像没什么道理,倒是妈妈想我的钱吧?妈妈这话,可是讽刺我只管一个人来揩油,却不舍得给翠袖摆席面?我摆也倒摆得,只不犯着在这里摆。要请吃酒么,请哪里不好?偏要守着这个屋子才算请么?”

十三娘被堵这一句,底下想好的满腹话便都说不出来,虽不敢发作,却由不得沉了脸,淡淡地说:“可天下大了去了,凭崔老爷的本事,哪里去不得。天津上海的想往哪里摆席都随您的意,用轿子接了我们姑娘去皇宫里吃酒也使得。只是‘给菩萨送酒送到城隍庙里去’,我倒不敢嫌老爷不摆席,倒是怕亏了老爷一番心意呢。”

崔子云冷笑:“我可没有那么大本领在皇宫里摆席面,也不想费那个事,正经地倒是把全城的报馆通发一篇启示,说我要替翠袖姑娘做花酒,遍邀一邀相知故旧,在新闻纸上登出来,通告天下可好?”

翠袖见不是话,赶紧推十三娘说:“凭崔老爷在哪里摆席呢,便是摆在大街上,只要有我的份儿,我自然是领情的。妈妈也劳了一天的神,早点休息的好,这里有我照应着呢。”又不住向桃枝儿使眼色。

十三娘还待再说,终究不便和客人认真计较,只得嘟着嘴扶了桃枝儿的肩走下楼去。桃枝儿得意,心里说:“还教训我要暗示客人呢,这可暗示得好,被堵得实实儿的。”努嘴扬眉的,只不敢当真说出来。

这里子云犹自气哼哼的,一会儿嫌茶水不起色,一会儿又说烟油呛了喉咙,左右不自在,略坐一坐,便站起来说要走。翠袖起初歪在一边由着他耍性子,见他认真要走,也不起身,只软软地挽留:“你早不走晚不走,偏和妈拌了两句嘴就要走,倒好像生气了,要我怎么过意得去呢?再说要走也不在这一时,好歹抽完了烟去。”一边自己亲手接过水烟筒来替他剔着。

那子云凭窗站着,待走不走的,斜斜地看着翠袖坐在床沿儿上,穿着件簇新的水红小鸡翼窄袖掐腰袄,密绿散脚裤子,外面罩一件品蓝缎子大镶大滚满身洒绣背心,正控着头替自己挑烟筒里的油。额前一缕发帘搭下来,挡着眼睛,又不得手去拨开,只将脖子拧着,斜着肩膀去蹭——看着,由不得心软,又见翠袖斜坐炕沿儿上,一双小脚便露出裙外,脚上穿着簇新的京式大红提跟鞋儿,绣着满帮的四季花朵,愈觉情动,便坐过去拿过烟筒放在一旁,执了翠袖的手,悻悻地说:“我不是当真和你怄气,实在你那妈妈,说话太气人……”凭他怎样数说,翠袖并不辩解一句,也不附和,只弯下头搁在他肩上,轻轻磨蹭着,一言不发。崔子云自觉过份,唉了一声说:“你既这么着,我也不好说什么的,你告诉你妈,明天我便摆一桌大席请请你,总有十几个人的台面吧——都是看在你的面上,要不,我就是不理,她能怎的?”

这样说了,翠袖才抬起头来,款款地说:“妈也苦了这十几年,统共攒那点钱,买了我和桃枝儿几个讨人,偏桃枝儿又不争气,这一大家子人,只靠我一个撑场面。我自做了你后,客人都知道我和你好,不来了。你叫妈心里怎么能不急呢?她有时风言风语的说话不中听,你只当她是老背晦,别和她认真怄气才好,怄出毛病来,倒不犯着。”

子云哧地一笑:“我怎会跟她认真。”嘴里说着,便将手去握翠袖的一双小脚,翠袖猝不及防,“唉哟”一声叫出来。小丫头听了,都掩口转面而笑,翠袖忙将丫头支出去,咬着牙推子云道:“这会儿人来人往的,叫人撞见什么意思?你晚上再来。”子云哪里肯听,只道:“哪里等得天黑?好歹让我先摸一摸。”两只手捧住小脚,只管不住揉捏,正所谓隔靴搔痒,愈发惹火。两人正自情动,听得帘外有人说:“赖大帅请崔老爷吃酒。”

请客票子送进来,却是荷花里瞿无凤家。子云便向翠袖说:“你同我一道去吧。”

翠袖想一想,说:“不好,这一闹必定要闹到半夜里才回来,妈妈方才和你斗嘴,这会儿心里正不自在,见我们去捧瞿无凤的场,更要找气生了。不如你先过去,等一下再来叫;我且下去安慰妈妈几句,告诉她你明天要摆酒席的事,也让她高兴高兴。”

子云说:“便是这样。”又略坐一坐,外场打起轿子来,遂戴了帽子自去,不提。

翠袖下得楼来,果然看十三娘正独自守在灯下嗑瓜子儿,穿着家常的洒花杭绸棉袄,也不围毛领子,撒了一地的瓜子皮儿。便做出笑脸来,慢慢地上前说:“到底是妈妈有手段,两三句话放出来,凭他什么人,也降得服服帖帖的——你猜怎么着?那崔老爷刚才吃你两句话,愧得不得了,立刻便说明天要来我们院里摆酒呢,说是总要十几个人的台面。”

十三娘听着,喜欢起来,赶着叫:“乖女儿,到底是你心疼妈妈。”便一心一意地核计起来,明天摆席面,要撺掇着崔子云叫谁家的酒好,又是点谁家的菜好。

一时子云的条子来了,翠袖便要出去,十三娘偏又拉住问:“是去哪家里?谁的东道?”翠袖答:“是赖大帅请客,去荷花里瞿无凤家。”封十三娘问:“就是那个双手会使枪,弹无虚发,杀人不眨眼的赖福生大帅么?”翠凤道:“可不就是他。”

封十三娘便咂嘴儿羡慕:“这赖大帅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又好色拈花,倒是真大方,这一季里,做的姑娘没十个也有九个,各个都是大笔大笔地花钱。他又最喜欢替清倌人开苞,只要看得上眼,多少银子也不计较。只可惜你是没赶上,遇见他晚了,要不然,少不得也和他有一番姻缘的。如今我们醉花荫里,就桃枝儿一个清倌人,偏笨口笨舌的,别说赖大帅,我要是客人,连我也看不上。那几个才买的讨人,又年纪小得很,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像你这样,出出落落地出来做生意……”唠唠叨叨,说了一车的话。

翠袖笑着,并不肯接喳,向桃枝儿手里接过墨绿缎绣裘皮里子的“一口钟”斗篷来,披上走了。

十三娘说得兴起,少不得又将桃枝儿骂了几句:“一样是清倌人,只有你是真正清汤寡水,真是没用。”一边暗地里动心思,翠袖虽好,已经开了苞,身价再高也有限;桃枝儿没用,有一二百开宝已经不错;其余丫头还小;怎么样再买一个机灵的丫头进来,重新调教出色才好。

翠袖一乘轿子到了荷花里,只见满屋四五位老爷,六七个倌人,大多是熟人,便合屋问了一声好,自向崔子云身后坐了。子云看她身上穿着一件八成新的织金兰花园景大镶大滚湖色杭绸袄,便问:“刚才我去那里,明明见你穿着水红新袄的,不是这一件,怎么出来见客,反倒换了旧的来。”

翠袖低声说:“就是太新了,巴巴的穿了来,倒像多炫耀似的。换就换了,只管问什么?”

子云一笑,不再说话。赖福生早已拿住,叫起来:“可见你们两个相好,见了面就只管唧唧哝哝说知己话儿,便让我们听一句半句又怎样?”说得众人都笑了。

西岭雪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