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15)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一眼看过去,男孩子很多都理了发,女孩子们有些拉了头发,平时都扎着,今天特意披着。

陈栋穿着校服外套,安静地坐在座位上,难得面前没有摊着书。

本想打个招呼,可是夏梨看着他没有丝毫偏移向她的目光,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沉默地坐好。

她刚坐下,蒋立勤就戳她的后背,“小夏,待会拿完通知书,一起去吃饭吗?你下午再回家也可以吧。”

夏梨看着他,心里想着怎么婉拒,虽然平常走读的同学经常放假时约着出去吃饭逛街,但是除了汤媛,夏梨从来没跟男同学单独出去过。

蒋立勤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补充说:“你别多想啊,可不是只有我俩,胡凯也去,咱们前后桌坐了一学期,一块吃个饭没什么吧?”

他停顿了一下,抬起下巴往陈栋那边指,压低声音:“你问下这位哥,他去不去?”

夏梨不由地瞪大眼睛,觉得蒋立勤未免太敢想,“呃,你和胡凯去吧,我和……他都是住校生,家离得远,腊月人多,坐车得赶早。”

她放轻声音,总觉得这样在陈栋背后说小话,他肯定能听见,特别不合适。

蒋立勤撇着嘴,目光在她和陈栋之间流转,“你是他发言人吗?问都不问,我就不信邪。”

他站起身,越过夏梨,直接拍陈栋的背,“兄弟,待会一起吃饭吗?我请客。”

陈栋没回头,沉沉的声音冷淡地传过来,“不去,没空。”

他拒绝得很干脆,没有一点委婉,蒋立勤的脸瞬间拉下去,“挺傲啊,怎么看不起我这成绩靠后的?”

他的手还搭在陈栋背上,夏梨有些怕,慌张地站起来,拉着蒋立勤的手腕,试图让他收手。

“蒋立勤,别这样啊,我和陈栋家不在县城,确实不太方便多逗留,理解一下吧。”她想缓和下气氛,语气有些讨好。

陈栋忽然转身,甩开蒋立勤搭在他身上的手,看向的却是夏梨。

“你为什么要带上我说话?”

“他约你,你不会自己处理吗?”

“关我什么事?”

他一字一顿,连续发问,眉头皱得很深,看得夏梨心慌,瞬间尴尬无措地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对不起……”她声音卡在嗓子眼里,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但是好像确实和她有关。

“呦,不仅看不起我,还欺负女孩呢,陈同学挺横啊。”蒋立勤脾气也上来了,说话越发刻薄。

夏梨怕引起更大的矛盾,开口有些重:“梁立勤,你别闹了好不好?我说了不方便,我不去,谁都不去。”

说完她转身坐下,不再搭理蒋立勤,眼泪不争气地涌上来。

她拼命低着头,用衣袖蹭掉脸上的泪水,陈栋对她的质问有些凶。蒋立勤其实也没做错什么,却被她凶了,一切都乱糟糟的。

身后一直安安静静的,直到老师发完通知书离开,蒋立勤没再戳她,也没说别的。

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蒋立勤和胡凯勾肩搭背走的时候,夏梨想跟他道个歉,但是没能张开嘴。

陈栋也走了,他的衣服蹭着夏梨的背,什么话也没对她说,好像根本没看见她低着头流泪。

夏梨将通知书叠好放进口袋,看了眼陈栋刚才坐的凳子,心里有些失落。

他怎么会在意自己怎么样呢?自作主张替人发言,最后反被讨厌,夏梨眼眶热热的,憋着泪意。下个学期,他肯定不会再让自己选他旁边的座位了。

汤媛过来的时候,她擦了一下眼睛,“梨子,走吗?”

“走。”她跟着汤媛一起往外走,听汤媛说自己考了多少分。

“我对我这个成绩相当满意了,待会回家我爸肯定得给我大红包。你咋样啊?”

听见汤媛这么问,夏梨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完全没心思看自己的成绩,都不知道自己考得怎么样。

她掏出通知书,打开细看,不好不坏,在班里肯定不拔尖,但是也不是特别差,总排名19,还算进步。

“梨子,你也不错,有进步,再接再厉。”

走到学校门口,汤媛拉着她进了文具店,让她挑好看的硬壳笔记本,等她挑好,汤媛直接说要送她。

“一个本子你总可以收吧?我想送你新年礼物。上次送你手链,你非要说贵重的礼物不行。”汤媛在她耳边抱怨道。

夏梨平时确实不愿意总接受汤媛的东西,贵重的更是坚决不行。

因为目前的她能回馈的都是不值钱的自家种的或者做的东西,她还是希望和朋友间平等一些。她不想让汤媛太破费,虽然很多东西对汤媛来说很平常。

“好,新年礼物我收下。那你也挑一支漂亮的笔,我也要送你新年礼物。”

汤媛选了一会,挑了一支蓝色的笔,笔帽上挂着一条细长的坠子,像古装剧里别在头上的簪子似的。

“就这支,我喜欢。”

夏梨付了钱,又买了一张贺卡和一枚拉花,直接趴在柜台上,打开笔写:“祝汤媛同学新年健康快乐,平安顺遂。”

然后她用拉花将笔和贺卡系在一起,双手送给汤媛。

“谢谢梨子,好感动啊。”汤媛夸张地捂着嘴,接过去。

夏梨知道她对自己好,很多时候也配合照顾她的顾虑,总是给足她面子。

“不用谢,你送我的笔记本,我会认真记重要的东西的。”

汤媛陪着她走到车站,看她上了车才离开。

陈栋目睹了这一幕,他正站在坡上等自己的车。

他看见了夏梨手上拿着的那个崭新的笔记本,封面是淡青的底色,上面印着放风筝的红裙卡通女孩。

陈栋将手背到身后,摸着放在身后书包里的硬壳笔记本,它安静地躺在那。

他今天来得很早,在校门口的文具店挑了好久,最后慎重地选了这个封面的本子……

陈栋低头,不易察觉地扯出一个有些涩然的笑容。

原来他选对了,夏梨真的会喜欢这本。也好,虽然他没送出去,索性她已经有了。

吹着寒风,车子已经来了,陈栋却没上去。

他忽然冷静许多,觉得之前的自己一定是疯了。放假在家琢磨了几天,竟然会想送礼物给夏梨,也许他只是想“还”那颗苹果,可是她并不需要。

为什么会去想这么奢侈的东西呢?他有些气恼地打开书包,拿出系着拉花的笔记本,看见远处的垃圾桶,直接走过去。陈栋快速将东西扔进去,生怕自己后悔似的跑着赶上即将发动的车。

车子发动了,容不得他有任何的后悔了。

那个笔记本够他一周的饭钱,也可以给姐姐买一双布棉鞋。陈栋觉得这是个惩罚,惩罚他不专心,惩罚他胡思乱想,让他记住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他没资本挥霍,也不该为界线之外的人分心。

将头抵在玻璃窗上,陈栋长吁一口气,清空大脑里杂乱的思绪。他决定到家就立刻跟二叔一起去附近的工地上打零工,尽量在开学前多挣点。

—————————————————————

夏福善没有回家过年,除夕前一天,给他们打了电话。

听到喊声,梁少月带着她和夏平一起去接的电话。

夏梨和夏平跟爸爸问了好,汇报了学习情况,就把时间都留给梁少月了。

二奶奶还拿了糖果给他俩吃,让他们坐着等。

梁少月说完话,带着他俩回家,走之前,一直在感谢二奶奶每次帮忙喊她们接电话。

“妈,爸在工地上能过节吗?”夏平问道。

“能,工头也要吃饭啊。”梁少月走在后头说道。

“你俩先回去,我去菜园拔一把蒜,明天早上下挂面吃。”

让姐弟俩先回家,梁少月拐去菜园子。

这个年,是娘仨一起过的,大伯家让他们去他家过,但是梁少月没同意。

虽然是亲大伯,但是夏家四兄弟一结婚就各自分家了。各家常年都在外地打工,也就逢年过节会回老家。两位老人过世后,各家之间的联系就更少了。

除夕这天,梁少月一大早起来炖肉,煎鱼,洗菜,吃完早饭,就在厨房开始忙活。

夏平要了压岁钱,都拿去买炮仗了,在门口跟隔壁家小男孩一起往水塘里丢,炸水玩。

夏梨把十块钱收好,打算留着开学用,然后就去厨房帮忙烧火。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