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19)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你神经病啊,我要上厕所!”夏梨看着他憋笑的样子,脸红到脖子了。

她伸手去拿卫生间,蒋立勤却躲开了,夏梨扯着他的衣袖,想把他的手拉下来。

正在她跟蒋立勤对峙间,陈栋却从男厕所走出来,他很冷地轻看了两人一眼,走到水池边洗手。

夏梨猛地松开蒋立勤,声音带着哭腔说:“你干嘛呀,你这么喜欢,你拿去用好了。”

她转身想往女厕所跑,蒋立勤又揪着她的手腕,快速将那片卫生巾塞进她的上衣口袋里。

“别生气,逗你的。”

他说得轻松,夏梨心里却酝酿着真实的怒气,她讨厌这种玩笑,还偏偏被陈栋撞个正着。

夏梨头也不回地甩开蒋立勤,钻进厕所,她不知道陈栋在厕所里是不是听见她和蒋立勤的对话了。

那么莫名其妙的场景被他看见了,夏梨觉得自己被羞耻和气愤包裹了。

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夏梨快速上了厕所,直接在洗手池往脸上拍凉水,再擦去泪痕,拼命往操场跑。

她赶到操场的时候,所有班级的队伍都站好了,刘老师正在清点人数,夏梨找到自己的位置,插进去站好。

无故缺席课间操是要连累班级被扣分的,夏梨差一点就要被通报批评了,都怪蒋立勤那一出胡闹。

课间操结束,汤媛跟新同桌一起走,夏梨没往上凑,低着头跟着人流往教室挪动。

她还在想刚才的事,她之前对蒋立勤没有任何负面看法,只是觉得他话多,嘴贫。虽然偶尔爱戏弄自己,但绝对没恶意。

但是,今天他这样让夏梨不舒服了。拿着她的私人用品,故意逗她,还不分场合地逼问她不知所谓的问题。

回到班里,夏梨绷着脸,目光只盯着自己的正前方,不想再搭理蒋立勤。

蒋立勤一回到座位上,就往她这边凑,“小夏,刚才你是不是生气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是觉得你很好玩。”

听他这么说,夏梨更不高兴,“我是东西吗?是让你拿着好玩的?”

蒋立勤趴在桌上,看向她的眼睛,“你要是东西就好了,我可以带回家。”

“你别再说奇奇怪怪的话了,我不喜欢。”夏梨闷声说道。

蒋立勤忽然坐直,不再软趴趴地靠着桌子,“你真生气了?”

夏梨有些被打败,她脸皮薄,真的没法对同学直接甩脸子。

“不是生气与否的问题,以后正常点,保持合理距离好吗?我觉得咱们毕竟是男女同学关系……”

她不好意思直说让他以后像尊重班长一样尊重自己,只能无奈地提醒他,自己也是个女孩。

蒋立勤盯着她看了几秒,转过头,将凳子往外面挪动几下,拉开两人的距离,“知道了,这么远行吗?”

夏梨觉得他的脑回路和一般人确实有差别,她以为自己的话说得已经够重了,他能理解到深层的意思。可是,他一开口,还是原来的腔调,真有点油盐不进的样子。

“行,以后都保持这么远吧……”夏梨无奈地回答,平时能离远点也不错。

毕竟还要做同桌,即便是要换,也得等到期中考试结束。所以,夏梨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并不打算把和蒋立勤的关系弄僵。

夏梨抬头便看见陈栋的背影,瞬间心口一滞,他现在对她的印象肯定很差劲,觉得她是和蒋立勤瞎混的女生。

在厕所门口,一男一女,拿着女性用品,在那拉拉扯扯,那画面任谁看了也得想歪。

“唉……”夏梨情不自禁地长叹一口气,沉重得足以让前后排都听见。

第18章 被迫说出的家事

夏梨初中三年,每年都会申请助学金,这是针对贫困学生的扶助政策。

钱不多,但是也可以抵一些生活费,减轻家里的负担。

初中时,是自己认为有需要的先写申请,然后班主任再摸查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而且尽可能轮着来,每年都照顾到一些人。对于确实很需要的,会每年都给。每年名单拟订后,会在班里公布,全体学生没异议的话,就通过。

夏梨一直觉得初中班主任这个做法既保证了公平性,又保护了学生的隐私和自尊心。

高中依然有这项政策,上午课间操结束后,刘老师过来通知申请方式,让需要的同学先写申请交给他。

夏梨趁着午休,从笔记本上认真撕下一张纸,用尺子把豁口不平的边缘裁掉,工工整整地写上“申请书”三个字,然后开始写自己的申请理由。

夏梨每年的申请书结尾总是同一句话,“不清楚其他同学的情况,如果名额有限,就给更需要的同学吧。”

她很想申请到补助,但是她每次也想着如果班上有更需要的学生,而且名额又不够的话,那她就不占名额。这是夏梨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善意考量。

下午有班主任的课,他上完课就把申请书都收走了。

刘老师拿着一叠长长短短的纸离开教室,夏梨目测了一下申请的人也不是很多,不过补助名额是15个,不知道够不够分配。

晚自习的时候,本来应该是英语晚自习,但是刘老师跟英语老师调了自己的晚自习,因为他说助学金名单要尽快上交学校。

“我都看了,咱们班名额15个,写申请的有26人,所以现在就需要选定哪15个人有资格拿。”

刘老师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视了整个班级,“我也想让写申请的同学都拿,但是政策不是随便来的,我作为老师,也只是代为执行,没有决定权。”

“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一定确保咱们班的这个名额公平公正公开。”刘老师手上一直拿着下午收的一叠申请书。

“我也是第一年当班主任,这些申请书我都看了,也认真想了一下午,觉得如果由我来评定不公平。所以,我决定由每个申请的同学上台自述,你们其他不参与申请的同学等他们说完了,进行投票,写下你认为符合条件的15个名字,然后由班长和学习委员唱票,记票,最终选出15个名额。”

此话一出,班里瞬间有些躁动,这种直接的方式固然足够公平,却也意味着申请者的隐私要公开,至于公开到什么程度,可能就得自己衡量。

夏梨有些紧张,她以前没经历过这种申请方式,竟然要上台自述,她犹豫自己还要不要上去。

“好了,别的班还在上晚自习,你们别闹哄哄的,不用按顺序,就从第一排右边开始,往下轮,有写申请的同学就自己上来说。”

刘老师安排了顺序,班里陷入了安静,第一排没人动,大家都在你看我,我看你,表情古怪。

停滞了几分钟,第一排角落的一位女生走上讲台。

这个女孩是走读生,叫李佳佳,她面带微笑地走上讲台,走到讲桌后,微微鞠躬,开口道:“大家好,我是李佳佳,我家在县城,我爸爸是个残疾人,车祸截掉了一条腿……”

李佳佳平时是个挺活泼的女孩,夏梨记得去年刚开学的时候,体育课上她学广播体操学得特别快,是她们班负责领操的。

谁知道她的家庭情况会是这样呢……夏梨心里挺不好受的,看着李佳佳站在台上落落大方地讲述自己的申请理由,她对这个乐观的女孩由衷地佩服。

夏梨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又想到自己没有评选资格,准备涂点字迹的手却顿住。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如果其他同学的情况都比她严重的话,自己就不上台了,这样她就有投票资格了。

李佳佳开了个头以后,其他人也大胆起来,一排排临着来,不过,后面的一些同学的申请理由就没有那么大的说服力了。

夏梨暗自在心里衡量着,有几个人平时吃的穿的不比没申请的同学们差,根本就不符合要求。

轮到第四排,也就是陈栋所在的那排,等了一会,没有人上台。

夏梨有些疑惑,她以为陈栋是会申请的,明明有看到他交申请书,可是这会却不动弹。

第四排没人上去,那就到第五排,也就是夏梨这排,她左右看了看,没其他人动,于是准备起身。

一直站在门边听着的刘老师突然说话:“陈栋的名额可以直接定,你们投票的时候写14个名字就行。后面的同学继续吧。”

班里响起微微的议论声,夏梨来不及多想,便赶紧走上台。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