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21)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陈栋就提着两个水瓶,站在一边等着她,看她锁好门,便转身往寝室的方向走。

夏梨隔着一米多的距离,跟在他身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全部黑下来的教学楼,他俩是最后离开教室的人。

一路上,陈栋不开口,夏梨自然也不说话。男女生宿舍只隔了一条路,是两栋面对面的楼,她每天早上都能看见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男生往操场走。

走到桂园大门处,陈栋将她的水瓶轻轻放在地上,回身等夏梨走近。

“回去吧,别忘了敷下额头。”他嘱咐道。

夏梨点头,低声说:“谢谢。”

他提着自己的那个暖瓶,准备过道,回对面的男生宿舍。

夏梨看着他离开,没走几步的人又转身开口:“夏梨,能改变我们生活的一定不是那点钱,哪怕它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很难挣到。我们的人生轨迹不会因为它而有任何本质的变动,能真正带来改变的一定是未来的我们自己。”

路灯下只有陈栋和夏梨两个人,他们的影子被拖得很长,夜风吹在他们年少的脸上。

夏梨呆站在原地,听着他沉声细语:“你什么错也没有,认真遵守了规则。别人的笑声不要听,他们其实明天就不记得为什么笑你了。”

他说完话,看了夏梨一会,像是在确认她有没有听懂,随后快步走进男生宿舍。

夏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才步子迟钝地往身后的女生宿舍走。

夏梨回想着陈栋刚才说的话,泪闸又开始泛滥,肆意地流淌。

回到宿舍,已经熄灯了,室友们都上了床,听见夏梨回来,汤媛从上铺探头:“梨子,桌上有一碗米线,你快吃了吧。”

夏梨借着走廊的灯光,打开桌子上那碗泡得软烂的米线,已经变温了,吃在嘴里没什么滋味。

不过,她还是认真快速地吃干净,将盒子丢在门口墙边,然后提着水瓶进卫生间洗漱。

等她洗好出来,铺开被子准备睡觉,原本已经安静的其他室友小声开始说话。

“夏梨,你别多想,其实没什么的。”

“你今晚说的一点毛病没有,方梁那种人才是见钱眼开。”

“就是就是,像我们根本就不会写申请,主动给别的同学留着,那几个人也好意思写。”

“可不是嘛,人和人的差距太大了。”

……

大家纷纷安慰夏梨,认为她没错,又一起批判了方梁这种人太自私自利。

最后,在宿管阿姨的踹门声中归于安静。

夏梨明白室友们的关心,整个寝室只有她上台申请,然后闹了笑话,她们也担心自己心情不好。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却始终没有睡意。额头始终泛着丝丝痛意,夏梨想着明天早上要把碎发梳下来盖住才行。

不知道陈栋这会有没有睡着,他这些年又是怎么度过的……

夏梨沉下心想陈栋上台说的那番话,整颗心揪成一团,缩在床上大口呼吸,缓和着不适。

陈栋在众人的笑声中看见她撞到额头,惦记着她疼不疼。陪她回宿舍,又字斟句酌地宽慰她,可是明明他才是更需要帮助的人。

夏梨闭上眼睛,无声地哭着,今晚的她被突如其来的黑暗围剿其中,陈栋却突然站到她面前,递给她一盏灯,带着她找到出口。

翻腾到后半夜,夏梨撑不住身体上的疲倦,坠入梦境。

清晨,嘹亮歌声响彻校园,沉寂一夜的寝室响起窸窸窣窣的穿衣声。

夏梨拥着被子坐起,等着晕眩过去,才拿过放在床侧的毛衣穿上。

毛衣领子蹭到额头,比昨天更疼了,她小心翼翼避开碰到昨天撞的地方。

洗脸的时候,她用热毛巾敷了一会。梳头时,她将平时用小黑卡别起来的碎发刘海扒拉下来,盖在额头上。

昨晚的事,大家一觉起来就都翻篇了,寝室里大家一如往常地忙碌着。

汤媛在卫生间里喊:“梨子,我来不及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打扫一下寝室,下次我替你!”

夏梨应声,拿过角落的扫把,开始扫地,替汤媛值日。

她扫好地,汤媛也洗漱完毕,把书包往背上一甩,提着水瓶就能走,“好了!谢谢你帮我扫地。”

夏梨摇摇头,跟着她下楼,“没事的。”

她的声音暗哑,可能是因为夜里哭太久,天气又比较干,听起来怪怪的。

“梨子,你真没事吧?你的头要不要请假出去看看医生?我可以陪你。”汤媛伸手拨开她的刘海。

小时候也摔过跟头,比这还大的包都磕过,夏梨知道自己的情况。

“没事,不用看医生,过几天就慢慢消肿了。”她轻轻理好头发,挽着汤媛的胳膊,往操场走。

将水瓶先放在墙角搁着,两个人准备去排队,等着做早操。

班级队伍已经有了几个住校生,男生统一排在女生后面,夏梨因为个子小,总是站在前面。

她看到在队尾站着的陈栋,他的面前空出一大块留给后来的同学。

他还是面容严肃的样子,没有任何表情,挺拔地站在那,目光平视着前方。

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自己,夏梨慢吞吞地走着,就几步路,硬是走得比蚂蚁还慢,眼神盯着他。

陈栋的目光终于对上她,他没有移开,与她隔空对视,在夏梨即将转身站队的瞬间,嘴角微动。

夏梨紧张地吞咽口水,脚下差点将自己绊倒。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隔着人群,他竟然对自己笑了一下,很浅很浅的一瞬间的微笑,淡得让她以为是幻觉。

夏梨犹豫了十几秒,怯怯地回头,想重新搜寻他的目光,却被高个子的女生挡住了视线。

第20章 花生米

早操结束,所有人涌向教学楼,夏梨和汤媛提着水瓶,挤在其中。

夏梨回到班里,陈栋还没到,她抬着头,望着班门的房向。

陈栋进门,走过来,夏梨的目光飘来飘去,在他身上打转。

他坐下,打开书,全程没有和她交流。

夏梨按下心里那点期待,让自己乱蹦的心归位。他昨晚的善意已经超乎平常,不该有再多的想法了。

早自习开始后,蒋立勤背着书包冲进来坐下,他又迟到了。

他打开书包往夏梨桌下放了一盒牛奶,她伸手去碰,竟然还是热的。

她拿过那盒奶,放回他的抽屉里,不想收。

蒋立勤把书立在桌面上,猫着腰,拉

过她的手,将牛奶塞给她。

“小夏,你拿着,不拿别想好好背书。”他故意威胁道。

夏梨无奈地把牛奶放回自己的抽屉里,抽回自己的手,开始背书。

她不知道蒋立勤这又是唱得哪一出戏,心里有些烦躁,却又没法发作。

早自习结束,英语老师离开教室,同学们去食堂吃饭。

蒋立勤趴在桌子上补觉,夏梨拍拍他的胳膊,试图叫醒他。

“蒋立勤,你的牛奶我不要,你自己喝吧。”她把牛奶放回他的桌上。

蒋立勤表情无奈地看着她,“小夏,你怎么回事,一盒牛奶跟我推来推去的。我不想喝,你就当帮我忙,替我喝掉行不行?”

他撕开吸管,插进牛奶盒,递到她嘴边。

这姿势过于亲近,夏梨不自在地别开脸,“你不想喝,可以留到家里,不带过来就好了……”

蒋立勤像是听不见她说话似的,执着地举着牛奶盒,势要她喝下去。

附近还有同学在,夏梨已经快后仰到走道里。

“蒋立勤,下不为例,谢谢……”

她认输地接过蒋立勤手里的牛奶,低头将吸管咬进嘴里。

蒋立勤笑开了花,趴在她手边,盯着她喝,夏梨觉得浑身不自在。

别扭地喝完了这盒牛奶,蒋立勤才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补觉。

牛奶的味道化在嘴里,夏梨却觉得发苦,不知道蒋立勤的意图是什么,她只觉得排斥,却被他的胡搅蛮缠逼得妥协。

夏梨开始期盼着期中考试的到来,她想换个同桌,蒋立勤的性子真的相处不来。

虽然都是一些小事,但是他太自我了,凡事不给夏梨拒绝的机会,只顾自己的意愿。

陈栋坐了一会,拿着饭盒出去。夏梨看着他离开,瞥了一眼他没拉上拉链的书包,里面露出半截玻璃瓶。

天气开始暖了,咸菜不如冬天能存放得那么久。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