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24)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她夏天的衣服不多,洗得很旧了。周六回家,梁少月给了她三百块钱,让她周日早上就去县城找小姨,让小姨带她去买换季新衣服。

小姨领着她上街,逛了很久,让她选,但是试穿了好几身,她一听价格就却步了。

最后小姨给她添了点,买了两身新衣服,一双鞋。

两件白色和粉色的短袖,一条休闲薄长裤,一条七分短裤。她选得很保守,小姨一直鼓励她自己挑,夏梨有顾虑,就选看起来最简单的。

因为她的凉鞋穿了两年,带子断过一次,小姨作主给她买了一双新凉鞋。

吃过午饭后,小姨骑车送她到学校门口,夏梨提着两袋东西往寝室走。

逛街的时候,路过一家卖内衣的店铺,她很想让小姨带她进去试试,但是羞于开口,于是纠结到回学校,也没敢说。

回到宿舍后,夏梨将新衣服泡进盆里,打算简单洗洗,过一下水再穿。

晾好衣服后,夏梨换上新鞋,将旧鞋放回盒子里,塞进床底。

她正准备回班里,汤媛背着书包进来,“梨子,你等我一起走吧。”

汤媛把带来的东西掏出来放好,扔给夏梨一根火腿肠,“接着,这个是玉米的,生吃没事。”

夏梨接住,放进书包里,跟汤媛一起回班。

回到班里,夏梨看见陈栋穿着黑色短袖,坐在位置上,头顶的风扇吹得他的衣袖摆动。

夏梨脱下书包,轻轻坐下,拧开杯子喝水。

“水给你打过了。”陈栋没看她,低声开口。

夏梨伸手提了一下自己放在桌旁的水瓶,果然是满的。

她咬唇偷笑,也不知道在傻乐什么,“谢谢,我今天来的有点晚。”

看他不吭声,夏梨自己继续说:“我今天去我小姨家了,耽误了一会。刚才去宿舍放东西,又顺便洗了几件衣服,所以比平时来的晚……”

她小声解释着自己为什么会比平时晚到,陈栋抿嘴听着,心里刚才那点担心和疑虑都消除了。

见他神色认真地看着自己的书,夏梨收声,不再啰嗦。

虽然他没问自己为什么来晚了,但夏梨就是很想告诉他自己做了什么,也不管他要不要听,一股脑倒给他。

晚自习结束,因为天气热,女生宿舍每个人洗澡洗衣服比较费时间,熄灯后会停水,所以一放学就要往宿舍赶。

卫生间面积不大,一次只能容下两个人一起洗,夏梨赶紧洗完,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盆里。

六个人打仗一样地洗漱好,终于消停下来,躺下。

早晨,夏梨去卫生间拿换洗的背心,眯瞪着眼在一排衣服间找了一遍,只看见个空衣架。

她垫脚往窗外看了看,只见一块白色布料躺在下面臭水沟的边缘。

宿舍楼后墙已经是校外了,她不可能下去捡,昨晚换下来的那件泡在盆里,她本打算中午回来洗。

夏梨有些崩溃地回到自己的床铺,翻找自己的衣服袋子,没有多余的内衣可以换。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虽然不那么鼓,可是也有隆起的小包子和隐约的凸点。

夏梨又回卫生间取下昨天新买的粉色短袖,是比较厚的布料,穿上应该可以挡得住。

管不了那么多,又着急做早操,夏梨直接换上这件厚实点的短袖。

还好衣服比较宽松,离开寝室前,她让汤媛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异样。

汤媛认真打量她一番,“你穿了新衣服,然后没什么异样啊。”

听她这么说,夏梨放心了些,赶紧拉着汤媛去操场。

步子有些快,没有背心裹住的胸前空荡荡的,有些轻微地晃,夏梨勾着上身,尽量让衣服不贴着身体。

她刚才快速把那件背心洗好晾起来,中午放学回宿舍就可以换上了。

熬过早操,夏梨小步往教室跑,汤媛有些喘地跟在她身后。

“梨子,你今天怎么了?跑那么快干什么。”

她心里装着事,也顾不上跟汤媛解释,快速回到教室坐好。

整个早自习,夏梨因为心不在焉,读书声时有时无,忽高忽低,早饭也不去吃。

“怎么了?不舒服吗?为什么不去吃饭?”吃饭回来的陈栋看着趴在桌上的夏梨,有些疑惑地问。

夏梨缩着上身,心虚地回答:“没有……我不饿,中午再吃。”

嘴里这样说着,肚子却咕噜咕噜响起来,夏梨脸红地抱住肚子,衣服随之贴在身上,她又慌乱地松手。

陈栋原本盯着她,忽然移开眼,“哦,好。”

他不再问,夏梨也打开第一节课的书,等着上课。

今天阳光明媚,课间操是逃不掉的,夏梨绝望地趴在桌子上,很不想离开凳子。

蒋立勤习惯性每天经过她的位置就动她一下,他扯了一下她的马尾,夏梨被迫坐起身:“你干嘛呀?”

他嬉皮笑脸地站在过道上,居高临下地看向她,夏梨的领口因为趴太久突然坐起来,有些开。

“小夏,你……”蒋立勤的眼神突然有些古怪,夏梨顺着他的视线,猛然捂住衣领。

她不确定蒋立勤看见了什么,脸上烫得厉害,羞愤交加,推开他,低头往厕所跑。

进去的时候,撞到刚上完厕所出来的陈栋,她捏着衣领,不敢抬头。

陈栋看着夏梨慌乱的背影,满腹狐疑地往班里走,见到蒋立勤站在夏梨的座位旁。

他没进去,直接去操场。但是,夏梨没有来做操,被体育委员记了名字。

课间操结束,陈栋有些急地往班里走,夏梨恹恹地趴在课桌上。

“同桌,我是不是被记名字了?”她一副要哭的样子。

蒋立勤往常总爱对她动一下,扯一下,这回路过倒是老老实实的。

陈栋知道这其中有问题,可是却猜不出问题出在哪。

刘老师跟着进班,果然有些生气,“夏梨,站在讲台上来。说说为什么无故缺席课间操,体育委员说你没跟他请假,知不知道出勤率是班级考核标准?”

夏梨不肯动,低着头,两只手绞在一起。

“怎么回事,现在是女学生比男学生还难管了是吗?”刘老师提高声量说道。

她平时那么胆小,哪有胆子跟老师对着干,只好认命地走上讲台,含胸站着。

强忍着眼泪,夏梨死死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今天没有请假就缺勤,连累班级被扣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请老师和同学们原谅我。”

门口灌进来的风吹动她的衣衫,得不到老师的应允,夏梨不敢下去,她不知道此刻下面的同学们会看见什么。

刘老师站在教室后排,教育大家课间操必须要认真做,无故缺席的一定会严厉批评。

夏梨在绝望中,终是没能忍住眼泪,这个瞬间她能想到的最大的解脱是离开学校,再也不要回来。

陈栋突然站起来,大声说:“老师,夏梨不是无故缺勤。她早上来就肚子疼,让我帮她请假,但是我给玩忘了,我有责任。”

刘老师走到教室中间,看了看低头掉眼泪的夏梨,也不好继续罚她站着。

“行了,夏梨下来吧,夜晚交800字检讨给我。”

夏梨往座位走,慌张中撞到第一排的桌子,她不敢停留,赶紧跑回座位。

最后两节课,夏梨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也没有再哭,只是呆滞地盯着课本。

放学了,大家都出去了,陈栋沉默地坐着,路过的蒋立勤将一张纸条放到她桌上,然后离开。

夏梨打开这张纸,上面写着:“小夏,对不起,上午我不小心看错了地方。但是,请你相信我,只是一瞬间,我真的没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夏梨气恼地将纸捏进手心,还不如不要解释,没看到不该看的,那又何必特意说明。

可是,他又确实是无意的,一切都怪自己,夏梨沮丧得快要窒息。

一直沉默的陈栋却突然伸手捏住她的手腕,掰开她握拳的手指,意图拿出蒋立勤给她的那张纸条。

夏梨有些抗拒地收拢掌心,却没拗过他的力气。

“你别看!”她伸手想抢过那张纸条,整个人往他身上靠。

在她的挣扎中,陈栋展开了纸条,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他不瞎,夏梨从早上进班开始的一切别扭,他再不懂也看出一二。

见陈栋已经看到了,夏梨颓然地松开手,“干嘛呀……都说了不要看……”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