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31)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夏梨低头转身,蒋立勤没再拦她。

看着夏梨的瘦弱的背影,蒋立勤却有些兴奋。他以为这局游戏已经输了,都准备关机走人了,忽然好像又有了转机。

蒋立勤从小到大,是家里独子,被长辈们捧在手心长大。读书上虽不太用功,但头脑聪明,一路顺顺利利升学。

他想要什么,家里都是尽量满足。偏偏进了高中,看上个女孩子,想谈个恋爱,努力讨好了那么久,还是勾不到手。

本以为是个纯纯的女孩,他都不敢说重话,整天轻声细语地哄着夏梨。谁知道她这边跟他装傻打太极,转头就跟那个又臭又硬的陈栋抱在一起。

蒋立勤心里其实一直憋着一口气,不管怎么比,他觉得自己都比陈栋强上一百倍。

凭什么他对她那么好,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她的胸,夏梨就跟他绝交了,然而背地里却对陈栋投怀送抱。

第28章 掉进深渊的夏梨

夏梨洗完饭盒,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夏福善高兴的声音。

“少月,你可算是醒了。你再不醒,我们都要急死了。”

夏梨急切地推开门,跑到床边,梁少月睁着眼,看向她。

“妈,你醒了,身上疼不疼啊?”她跪在地上,趴在梁少月床头问道。

梁少月声音特别虚弱,几不可闻,夏梨努力分辨她在说什么。

“不疼……妈……没事……”

梁少月刚醒,说了两句话,就闭上着眼继续睡着,夏梨这才想起来去叫医生。

她冲到医生办公室,门都忘了敲,“蒋医生,我妈醒了,您去看看吧!”

蒋医生带着两个年轻医生跟夏梨一起回了病房,查看了情况。

他似乎也松了一口气,“醒了就问题不大,生命肯定是保住了。但是,你们也做好心理准备,腿部的伤需要慢慢恢复,以后出院了也得继续养着,想恢复到原来那样肯定是不行了。”

夏梨认真地听着医生的话,心里很难过。梁少月那么勤快一个人,如果腿脚不利索的话,对她来说该有多难受。

但是,眼下也不求别的了,只求妈妈能健康起来。

夏福善询问了后续大概的治疗方案和住院时间,想了解还需要筹多少费用。

医生走后,夏福善拿出随身带的账本,这几天跟谁借了多少钱,他都记着了,以后要一个个还。

算了一会,夏福善低声自言自语,“老三那还能拿五千,还是不够啊……上哪再去借8万呢……”

梁少月明明在休息,却突然睁开眼,“老夏,不治了,命留住了就行,把我弄回家吧……”

夏梨轻轻握住梁少月的手,轻声说:“妈,你别管,我和爸想办法,你好好养着。”

梁少月的手有些不听使唤,但还是挣扎着握住她,“梨梨,你报志愿了吗?可别把正事忘了。我把钱都花了,你上学怎么办……”

成绩已经出来几天了,夏梨还没顾得上查,梁少月倒是记得很清。

“放心吧,明天我去小姨家报,肯定能上大学,别担心我,你好好养身体。”

夏梨觉得头顶似乎有一块巨石,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离开病房,拿着杯子,想去水房接点热水。

能借的亲戚都借了,夏福善的头发都愁白了,可是还差着8万的缺口。

有一个瞬间,她萌生了不报志愿的想法,想直接出去打工。可是,就算她立马出去找工作,也不可能短期内挣够这么多钱。

夏梨靠在墙边,无助地滑落在地上,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试图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她想到了汤媛,于是拿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然而,那头依旧是冰冷的“已关机”。

蒋立勤本来已经下了楼,走出医院后,又折回来,去跟他爸打听夏梨妈妈的情况。

打听完以后,他吹着口哨准备坐电梯下去,刚走几步,就听见楼梯口后面传来压抑的哭声。

他好奇地推开半掩着的门,看见夏梨缩在墙角,抱头哭泣。

蒋立勤蹲下,看着她抖动的样子,“小夏,你怎么哭了?”

蒋立勤明知故问,他大概猜到夏梨此刻的难处。不过,他的声音里却是满满的关切和疑问。

夏梨抬起头,白净的脸上挂着一道道泪痕,眼角通红。

她脆弱的模样勾得蒋立勤心猿意马,心底躁动。

“你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家的情况比你好一些,肯定能帮到你,只要我说话,我父母那边也会尽力而为的。”

他抛出诱饵,声音里带着蛊惑,眼前就是他的猎物。

蒋立勤没耐心再玩什么清纯的追逐游戏,他只是不甘心输给陈栋那样的人而已。

夏梨当然知道蒋立勤的家庭远远好过自己,对她来说,天塌了一样的难题,在他那里,可能轻而易举就能解决。

可是,他是蒋立勤啊,夏梨的内心挣扎着,却又不得不考虑着向他求助。

“蒋立勤,如果方便的话,你能借点钱给我吗?写欠条,一定会还的。”她试探着问道。

蒋立勤等的就是夏梨这句话,他故意迟疑了一会,才回答:“借多少?”

夏梨不确定蒋立勤能不能借那么多,小心翼翼地开口:“8万……可以吗?”

8万而已,蒋立勤心里有些好笑。他妈妈是开饭店做生意的,一摞摞的钱他见过太多。就他这些年存的各种压岁钱和红包,都快十万了。

这笔钱对他来说,很简单。竟然能逼得夏梨不得不跟他开口,虽然知道夏梨家比较贫困,但也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

“可以啊,什么时候要,我给你拿过来。”

蒋立勤很快就答应了,夏梨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真的吗?你不用跟家里商量一下吗?要不我先写欠条给你。”

蒋立勤伸手将她拉起来,弯腰靠近她,“不用那么麻烦,我夜晚忙完给你送过来吧。”

蒋立勤离开后,夏梨靠在墙上思索了很久。

她不知道自己问蒋立勤借钱对不对,但是这是目前唯一能借这么多钱给她家的人。

她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赶紧回病房。

夏福善坐在梁少月的床边低着头,夏梨走过去。

“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借到钱了,你不用找人了。”

夏福善惊诧地抬起头,怀疑地问:“你个小孩子上哪借钱去?”

梁少月也着急地喘着气,睁眼看向她。

夏梨赶紧走到床边,轻声说:“爸,妈,你们别乱想,我是问汤媛借的钱。汤媛,我妈认识的,我去过她家里,还经常从家里带水果糍粑给她。她家有钱,她父母也愿意借给我们,刚才我出去打电话都说好了。”

听到汤媛的名字,梁少月抬手拍拍夏福善,费力地说:“汤媛是梨梨的好朋友,不是坏人,是县城本地的,家里比咱们宽裕多了……”

夏福善不放心地追问了好久,确定是可靠的人以后,说要跟夏梨一起去汤媛家里取钱,感谢人家。

夏梨哪里敢答应,她根本就联系不上汤媛了。

急中生智,她提出让夏福善写好欠条,签好名字,夜晚带过去交给汤媛父母。

考虑到梁少月床边离不开人,夏福善也同意了。他嘱咐夏梨要好好谢谢汤媛一家人,以后会紧着他们先还钱的。

夏梨也不确定蒋立勤什么时候会把钱拿过来,只告诉夏福善自己约的是夜晚去汤媛家拿钱。

梁少月不放心,还让她如果太晚,就别回医院,在汤媛家睡一晚。

傍晚,夏梨还没等到蒋立勤的电话,她准备主动打过去问问。

打开手机,短信箱里躺着好多条未读信息,都是陈栋发来的。

她这几天全身心都放在妈妈身上,根本没心思拿出手机。

夏梨一条条地读完,陈栋给她汇报了高考成绩,考得很好,超出理科一本线110多分。除了去不了全国最好的那所大学外,其他的学校应该都可以报。

他在短信里询问她的情况,说想等她一起来县城报志愿。得不到她的回答,陈栋的措辞越发小心,几乎是在哄着她。大概以为她是成绩不如意,所以不理人。

夏梨盯着小小的手机屏幕,眼眶湿热,特别想念那个在她面前常常抿嘴偷笑的男孩子。

“对不起,这几天家里有点事。你先确定你要报哪所学校,然后告诉我,我就报你要去的那个城市。”她编辑好短信,发送出去。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