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32)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走到僻静的楼道里,夏梨从口袋里掏出蒋立勤写给她的手机号,拨通电话。

“蒋立勤,请问你什么时候准备好钱,我怎么找你拿?”她有些羞于启齿,却只能硬着头皮问。

那头的蒋立勤似乎在和朋友吃饭,她听见了胡凯的声音。

“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8点的时候,到医院门口等我,我去找你。”

挂掉了电话,夏梨看看表,才刚七点,刚准备把手机放回口袋,屏幕便亮起来。

是陈栋打开的电话,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通电话。为了节省电话费,他们平时只发短信交流。

“喂,陈栋吗?”她柔声接起。

“是我,你一直不回我短信,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了。”他的声音里透着开心。

“没有,我没生气。恭喜你,高考考得那么好,报志愿要好好报哦,可别浪费了成绩。”她希望陈栋可以报一个很好的大学,选一个适合的专业。

“放心吧,已经和班主任联系过了,后天去学校报。我姐也回家了,帮我一起参谋。夏梨,你后天也过来吧,我们一起报。”

听着她的话,夏梨想起来自己的成绩还没查,打算挂了电话再出去查一下。

“好,等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找你。”

得到她的承诺,陈栋的心也终于放下了。他和夏梨终于可以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未来正在路上。

回病房跟父母说和汤媛约好了时间,夏梨便提前下楼等着。

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的路边,夏梨有些感慨。

医生每天都有很多患者,形形色色,受苦受难的人每分每秒都存在,人活一辈子,能平安健康,已是极大的幸运。

第29章 等不了的夏梨

将近八点的时候,一辆棕色轿车停在夏梨面前,副驾驶车窗摇下来。

蒋立勤噙着笑趴在窗户上,夏梨闻到淡淡的酒气。

开车的是胡凯,“夏梨,又见面了,上车吧。”

夏梨不动,蒋立勤伸手试图摸她的头,她下意识地避开了。

他保持着笑意,收回手,“我的驾照还没考下来,胡凯没喝酒,放心坐。”

夏梨拉开后座车门,坐上去。车里放着歌儿,蒋立勤靠在椅背上。

“蒋立勤,你真不是东西。对兄弟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我成了你免费司机了。等你上了大学,可遇不到我这种大善人了。”胡凯抱怨道。

“滚,不许在小夏面前说我坏话。”蒋立勤故意回头看向她。

夏梨有些不自在地看向窗外,车里的气氛让她不适。

胡凯笑出声,“行,真是酸倒牙。”

车子最后停在一家宾馆门口,夏梨望着闪着霓虹的招牌,忽然萌生退意。

蒋立勤先下车,拉开后座的车门,望着夏梨。

“下来啊,这车是胡凯的,他还有事。”

听他这么说,夏梨赶紧下车,蒋立勤站得太近,她几乎贴着他的身体滑下车。

胡凯没下来,对着车窗外的两人说:“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办正事了。”

车子开走以后,蒋立勤往宾馆走,夏梨站在原地。

他回头,“小夏,过来啊。”

夏梨心里闪过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不确定地开口:“蒋立勤,我只是想跟你借钱。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就不借了。”

说完话,她转身准备离开。

蒋立勤从身后追过来,挡在她面前,“小夏,你怎么总这么倔呢。我今晚和胡凯他们一起庆祝,总不能把钱随身带着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和银行卡,摊在夏梨面前,“我打算见到你,再去银行取钱,然后交给你。但是,8万也不是小数目,总得找个隐蔽的地方吧。我开个房间,你上去等我,我去附近的银行取钱。”

夏梨看着眼前19岁的男孩子,他们是同龄人,还未经历过太多的社会历练。

她挣扎了一会,选择相信他。到了宾馆前台,蒋立勤开了一间房,送她上了楼。他没进门,直接出去取钱。

夏梨第一次来宾馆,看着屋里陌生的陈设,不敢乱动。

她谨慎地坐在沙发上,等着蒋立勤取钱回来。

已经八点半了,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待会可能还要麻烦蒋立勤送她回医院,她一个人也不敢拿那么多钱走夜路。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门口响起“滴”声,蒋立勤拿着房卡进来,手上提着一个黑色袋子。

夏梨站起身,双手交握,放在身前。

蒋立勤走过来,坐到沙发上,看她站得笔直,拉她坐下。

“站着干什么?坐下。”

夏梨只好又坐下,她心里有些急,想赶紧拿了钱走人。

她突然想起自己带过来的欠条,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两张纸。

夏福善识字不多,让她执笔写了两份欠条,签上名字,按了手印,蒋立勤这边再签上他的名字就成了。

“蒋立勤,这是我爸爸写的欠条,你再签一下,以后就是还钱的凭证了。”她将欠条递到蒋立勤面前。

他接过去看了几眼,随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装着钱的黑色袋子也放在桌子上,蒋立勤拿给夏梨。

夏梨打开看了看,是八摞纸币,出于谨慎,她还是拿出来数了数。

蒋立勤盯着她数钱,夏梨的脸越来越红,怕他是觉得自己在怀疑他作假。

数完以后,她合上袋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8万,那你签一下欠条吧,我带走一份。”

蒋立勤突然蹬掉脸上的白色运动鞋,只穿着黑色袜子踩在地毯上,枕着胳膊,躺靠在沙发上。

“小夏,你很需要这笔钱对不对?我听我爸说了你妈的伤情,还挺严重的,你家已经欠了好几万了吧。你爸爸那情况,年纪也大了,工地上也干不了几年了。”

听他这么说,夏梨有些难过地低下头,无措地抱着装钱的袋子。

“嗯,所以很谢谢你愿意借我钱,我一定会努力早日还上的。”她承诺道。

“可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随随便便就借给普通同学,感觉也不太好。”蒋立勤脸上明明在笑,夏梨却感觉有些恐惧。

“那……你不想借给我了吗?”她抖着声音问。

蒋立勤站起身,单腿跪在她身侧的沙发上,弯腰靠近她,“想,当然想借给你,送给你都行。但是,我还想要点别的。”

他的手覆上夏梨的胸,有些重地捏了一把。

夏梨想坐起来,却被按住,她挣扎着,“你不能这样,说好了只是借钱给我的。我不要了,我不借了,我要回去!”

蒋立勤松开手,放她站起来,夏梨拿起桌上的欠条想跑出去。

“夏梨,你想清楚,你妈的命重要,还是你身上的几两肉重要?你要是有别的办法,就压根不会跟我开口。”

他说得对,如果她还有人可以借,一定不会找他。

可是,夏梨真的不想,她不想让自己掉进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如果她今天走了,明天又要找谁借钱。

她呆站在原地,迟疑着,脚下像是生了根。蒋立勤趁势走过来,从身后抱住她。

他的鼻息喷在夏梨的颈间,酒气熏人,“小夏,听话。你满足我的需要,你妈妈就有钱继续住院了。这笔生意,你稳赚不赔……”

房间里开着空调,夏梨却不停出着冷汗,紧闭着双眼,僵硬地躺在柔软的床上,瑟缩着身体。

蒋立勤很沉地压着她,手上捏的很重,俯在她耳边坏笑着:“摸着比看着舒服……陈栋弄过你没有?我保证比他让你爽……”

他有意羞辱夏梨,整个过程粗鲁又蛮横,丝毫不顾及她的身体。频繁地提起陈栋,看着夏梨痛苦的样子,仿佛能让他得到更大的满足。

结束后,蒋立勤心满意足地从她身上下去,夏梨跌跌撞撞地逃下床,躲进卫生间里。

卫生间里的镜子很大,夏梨不敢看里面的人,她扯过一条浴巾,包裹住自己。

靠在门后,哭了一场,夏梨走到洗脸池前笨拙地打开水龙头,洗把脸。

她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白嫩的皮肤上红痕交错,嘴唇也被咬破了一处。

夏梨从没有过这种经验,甚至进这间房之前都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她对性的了解,仅限于曾粗略扫过的那本言情小说。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