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33)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她不知道相爱的人做这种事应该是什么样,此刻她只觉得疼,身上被蒋立勤碰过的地方都很疼,他像是发泄仇恨一般地对她。

“小夏,洗好了吗?”门外传来敲门声。

夏梨用手背蹭掉眼泪,吸吸鼻子,裹紧身上的浴巾。

她打开门走出去,蒋立勤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凌乱的床边。

她身上只有一条浴巾,低头走过去。她弯腰想捡起刚才被丢在床边的衣物,却被蒋立勤拦腰抱坐到大腿上。

“小夏,你还真的只是看着纯啊,我刚才还抱着一线期待,你倒是真让我失望。”他面带嘲讽地看着夏梨,手却不安分地乱动。

夏梨夹紧双腿,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的眼睛。

蒋立勤抽回手,拍拍他们刚刚躺过的床单。洁白的床单上,除了被压出的褶皱外,什么都没有。

“陈栋有那么好吗?你那么死心塌地,什么都给他了。”蒋立勤有些不甘地亲着她的肩膀。

夏梨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因为她没有落红。所以,蒋立勤认定她已经有过这种经历,在生气。

此时的夏梨,也并不了解相关的生理知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像电视剧里放的那样,但却不想解释。

蒋立勤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她并不在乎。

只是每次从他口中听到陈栋两个字,夏梨的心就疼得厉害。

陈栋总对她说,夏梨,等等我。

好像只要等一等,他们就能变成真正的大人,然后和生活平等地对话。

夏梨已经等不了了,但她相信陈栋一定可以,他一定可以等到美好的未来。而那个未来里,从此不必有她。

第30章 撒谎的夏梨

蒋立勤扯开她围在身上的浴巾,怒气冲冲地将人按倒在床上,“夏梨,别人用过的东西对我来说可就没那么值钱了。欠条我收下了,至于你怎么还,我说了算。”

语毕,他翻身下床,签了桌上的两张欠条,带走一张,扬长而去。

夏梨翻身蜷缩在床边,温热的眼泪顺着鼻梁流进耳朵里。此刻她仿佛置身于一口深井,从此阳光落不进来。

她穿好衣服,提着黑色袋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半。

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夏梨狂跑回医院。进病房前,她小心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衣服,怕父母看出古怪。

钱交给了夏福善后,压在他们一家人心上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夏梨借故去水房接开水,走到楼道里,拨通了陈栋的电话。

他接得很快,“夏梨,刚才给你发的短信看到了吗?后天早上8点半,去刘老师办公室见面。”

听着他充满期待的声音,夏梨眼角湿润,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看到了,不过,陈栋,对不起啊。我后天估计去不了,你报完了志愿,告诉我一下,我跟着你报就行。”

陈栋沉默了一瞬,“我们一起报会不会好一点,商量着来吧……你家里有什么事吗?”

夏梨故意笑几声,“对不起啊,我妈非让我在小姨家报志愿,我也不敢跟我妈对着干。我和你的事……我没有跟家里说,他们还不知道呢……”

听她提到这个,陈栋似乎有些害羞,“好,那你就听阿姨的话吧。”

他又有些急切地补充道:“夏梨,等过几年,我大学毕业了,情况好一些,到时候你就可以跟家里提我们的事了……对吧?”

过几年……

夏梨紧握着手机,泪珠砸在地面上,声音里却是万分的期许:“嗯,等过几年,一切都会更好的。”

挂断了电话,陈栋温柔的声音还在耳边萦绕,夏梨忽然觉得罪恶,她怎么能骗这个男孩呢。

天亮后,医生查房结束,夏梨一个人出去,找了一间网吧,查到了自己的高考分数。

她预估的没有错,只比本省的文科二本线高30多分,有学上,但选择有限。

盼望多年的高考终于有了结果,没有期待中的鲤鱼跃龙门,更没有从此一飞冲天的可能。

夏梨站在网吧门口,看着路上的行人,不知该往哪里走。

原来这就是她的人生,还没开始跑,就已经摔在了起跑线上。如果能穿越时空,问一问三年前的夏梨,她可能也不敢相信这就是后来的自己。

回医院的路上,夏梨接到了蒋立勤的电话。

“小夏,夜晚八点,昨天的宾馆等你。对了,听我爸说,你妈的住院费续上了,恢复得一天比一天好啊……”

他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说着话,夏梨没吭声,等他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她有些绝望地站在路边,盯着红绿灯发呆,如果她也像妈妈一样不懂交通规则……

汽车鸣笛声打断了她极端的想法,更现实的情况是如果她没当场死去,只会给家里带来更大的灾难。

她受不起伤,反而要更小心地保护好自己,因为家里真的负担不起任何变故。

夏梨心不在焉地在医院陪着,熬到了晚上。她借故要回一趟学校,梁少月以为是报志愿的事,催着她快点去。

走到昨天的宾馆,她一进大堂,就看见坐在休息区的蒋立勤。

他拿着房卡,冲她打招呼,走过来,强行牵着她的手,上楼。

进了房间,蒋立勤直奔主题,将夏梨推倒在床上,急切地脱掉她的衣服。

夏梨拉过旁边的枕头,试图盖住自己的脸,她不想看见蒋立勤那张脸。

然而,侵入她的人却抽开枕头,扔在地上,“睁眼,做都做了,自欺欺人个什么劲儿。”

夏梨不听话地闭着眼,身上的人有些气恼,俯身咬她的嘴唇,越发用力。

折磨结束的时候,她想冲去卫生间,却被扣在床上。

“跑什么,床上有钉子还是我没让你爽?”蒋立勤捏着她身上软嫩的地方,不肯放她走。

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夏梨抗拒地扭动着,“出汗了,想去洗澡。”

她说得很轻,蒋立勤将这理解为娇羞,亲了她一下,终于肯放人下床。

等夏梨从卫生间出来,蒋立勤抓着她又做了一回,动作温柔了许多,捏着她的下巴,肆意深吻。

耗了一个多小时,蒋立勤终于舒服了,非要送她回医院。

夜晚出来纳凉的人不少,蒋立勤忽然问她报志愿的事,“你报志愿了吗?我报了D市的D大。你的分我那天问班主任了,你可以报D大的二本学院,我就可以随时找你了。”

夏梨默默攥着拳头,走得很快,“我报过了,我不想去D市。”

蒋立勤拦住她,抓着她的肩膀,表情阴沉:“小夏,你不会还想着跟陈栋双宿双飞吧?你是准备送他一顶价值8万的绿帽子当贺礼吗?”

夏梨实在受不了蒋立勤一直拿陈栋来侮辱人,眼泪不争气地流出来,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挣开他的禁锢。

“凭什么你报了正经重点大学,还要我去报附属的二本院校,我不要!”

她抽泣着,她才不要跟蒋立勤去同一个地方,到时候真的永无宁日。

蒋立勤理解是却是另一层意思,“原来是不愿意低我一等啊,其实报这个,有些D大资源是可以共享的,比你报其他独立二本大学说不定更好。”

他神色恢复平时的无害样子,伸手摸夏梨的脸,“不愿意就不愿意吧,我以后会去找你的。欠条在,你肯定跑不了,你要是敢跑我就去你家找你父母……”

夏梨别开脸,继续往前走,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小夏,我一定比陈栋好,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夏梨崩溃地捂住耳朵,拔腿就跑,她管不了那么多,此刻只想躲开蒋立勤这个疯子。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已经听不见蒋立勤的声音,看见医院大门,夏梨才停下来。

已经连续两天没怎么合眼的夏梨,这晚躺在妈妈的病床脚边,做了一夜的梦。

梦里,陈栋一直在叫她,她大声回应,可是陈栋却一直不出现,夏梨急得哭出来。

“梨梨,做噩梦了?”夏福善被夏梨的哭声惊醒,拍拍女儿的头,将她唤醒。

夏梨抬手蹭掉自己脸上的泪水,“没事,我做梦自己走丢了,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特别害怕,就哭了……”

夏福善拿出毛巾和脸盆,让夏梨去水房接点热水洗把脸。

夏梨在水房磨蹭了许久,回到病房,看看表,才8点钟。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