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35)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不是这个原因,陈栋,我们只是普通同学而已。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我从来没确定过什么亲密关系吧?我们现在高考完了,高中已经毕业了,同学之间,各走各的路很正常啊。如果我以前有什么让你误会的言行举止,我也跟你说句对不起。”

她试图撇清关系,拉开和陈栋的距离,故意冷着声音。

陈栋无奈地原地转圈,将夏梨塞在他怀里的录取通知书扔在地上。

他的眼眶发红,努力控制着濒临崩溃的情绪,“夏梨,你在逗我对不对?我们怎么可以只是普通同学?虽然我们没有明确表过白,但那只是形式啊。你会跟某个普通同学牵手,拥抱,约定未来吗?还有,你会送普通同学花生米吗?你别再这样了,求你变回正常的样子好不好……”

夏梨大力地推开他一直试图拥抱自己的双手,退下几步台阶,抬头看着他。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会想这么多,我一直只拿你当普通同学的。和你约定未来,也只是随口说说,我跟汤媛,跟其他同学也约定过一起考大学。我不觉得跟你的所谓约定有什么特殊的,以前依赖你是因为我没什么朋友,恰好你愿意理我罢了。”

她背对着陈栋,害怕自己会比陈栋先崩溃,语速加快道:“送你花生米也只是觉得你比我还要可怜,怕你带的咸菜发霉了,没得吃。”

夏梨深吸一口气,让汹涌的泪意平息,转身看向背光站在高处的陈栋。

“陈栋,你是不是没什么人爱你,所以我出于同学情的一点关心,你就脑补发散过多了?以前觉得你不容易,家庭那么困难,怕说太明白让你不高兴,影响你学习。现在你也如愿考上好大学了,不需要我再陪你演戏了吧。”

他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攥在一起,手背上青筋毕现,透明的泪珠从眼眶流出,无声地看着夏梨,神色凄凉。

“夏梨……我对你来说真的只是个让你觉得可怜的普通同学……而已吗?而且还是你明明早就烦了,却出于善意而假装友好来应付的那种?”他脸上淌着泪,声如死灰。

夏梨很恨此刻的自己,为了让陈栋死心,竟然用他的家事戳痛他,但是她别无选择。

“对,所以不要再纠结我为什么变了,因为已经结束了,我不用再担心影响你高考了。你有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没有继续捆绑的必要。祝你以后能像你一直期待的那样,越来越幸福。”

夏梨最后收进心底的是年少的陈栋无助地站在高处,垂眼看向她,哀切流泪的样子。

陈栋的青春可真糟糕啊,父亲早亡,母亲狠心抛弃了他和姐姐,好不容易熬到成年,高考胜利,却又被那个叫夏梨的女孩狠狠刺了一刀。

不过,这最后一痛捱过去,此后的岁月,请保佑他平安健康,事事如愿吧。夏梨对着蔚蓝的天空,虔诚地许愿,愿自己是他的最后一劫。

第32章 去北方的夏梨

距离开学还有几天的时候,蒋立勤催她去县城,他开学比夏梨早两天。

“小夏,你说你要照顾妈妈,我这一个多月可没一直找你,我马上要走了,你过来让我看看。”听着电话那头蒋立勤的声音,夏梨颇感疲惫。

挂掉电话,夏梨把午饭做好后,嘱咐夏平看顾好家里,她才去村口搭车。

蒋立勤找她无非是为了上床,那张欠条是压在她身上的山。夏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推开,8万对现在的她来说,真的是天文数字般的巨款。

还是那家宾馆,蒋立勤每次都让她到这来,房间的布局夏梨已经熟悉了。

蒋立勤在床上一点都不像平日里说话时那般温和,总是变着花样折磨她,弄痛她,逼到她哭声哀求才算满意。

夏梨不懂他每次要求她配合时该怎么做,只能忍耐着等他舒服了,才算是受刑结束。

夏梨回想过去蒋立勤在她面前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觉得胆寒,那些温和礼貌似乎都是伪装。

“我今天是操得太轻了?竟然还能让你有空跑神。”他不满地掐住夏梨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夏梨不吭声,咬紧牙关,任由他发疯一般在自己身上施虐。

终于熬过去了,蒋立勤喘着粗气,躺在床上,却还抓着她的手不放。

“你一上床就变成哑巴了吗?”他突然翻身压住她的上半身,脸色不快。

夏梨避开他的视线,轻声说:“我想去洗澡,你放开。”

他坐起来,将躺着的夏梨也拉起来,未着寸缕的她难堪地抱着胸,被他扯散的长发披在背后。

“小夏,胡凯说陈栋去C大了,昨天就已经开学了。他现在应该人就在C市了,离你要去的大学特别远。”他扣着夏梨的肩膀,又提起陈栋。

得不到她的正视,蒋立勤直接将夏梨抱过去,上半身紧贴着她。

“你现在躲我没用,你和陈栋彻底完了。而且D市离你的大学不远,我会常去看你的。夏梨,我有时候真不懂你为什么选他不选我,我以为傻子都该知道我比他好一万倍。”他似有怨气,言辞间是对她的指责。

夏梨什么都不想回答,不安地挣扎着,想离开他的怀抱,却被按得动弹不得。

蒋立勤抚摸着她的脊背,亲她的肩膀,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夏梨只觉得难受,甚至恶心。

缠了好大一会,他才松开她,夏梨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穿好自己的衣服才出去。

蒋立勤想让她陪着吃晚饭,可是那样的话,她就赶不上回去的车了。

“不行,我得回去,我妈妈夜晚离不开人,随时需要照顾。”

其实梁少月已经恢复基本的自理能力,只是她不想多留。如果夜晚不回去,蒋立勤肯定不会让她安生过夜。

提到梁少月的情况,他自然是从他爸爸那里了解过一些,便不再强留夏梨。

他送她到了车站,“小夏,我过两天也该去报道了,等我有空就去找你。”

话说一半,他突然贴近夏梨的耳朵,色气地继续说:“下次在床上可要学聪明点,不然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了。”

蒋立勤对她,大概真的只有性需要,夏梨听着露骨的话,心下发寒,恶心上涌,却只好保持沉默。

车门一打开,她便跑上去,快速走到后排坐下,不再看蒋立勤一眼。

—————————————————————

夏梨该去大学报道了,本该是父母陪着去的,可是家里的情况并不允许。

梁少月不放心地拄着拐杖送她到村口,反复叮嘱她到站再下车,千万别跟陌生人一起走。

“梨梨,没有大人送你怎么行呢?要不还是请你小姨帮忙送你一趟吧。”

夏梨拉着妈妈的手,“没事,爸爸送我坐上火车,我就等着到站,该下的时候再下。而且,大学会派人在车站接新生的,我到时候直接跟着学校的车去报道,肯定丢不了。”

她宽慰梁少月,保证自己能平安到校。

夏平已经开学了,夏福善送她到市里的火车站坐车。这是夏梨第一次来市里,没时间细看,直接去了火车站候车。

检票进站时,夏福善将行李袋子递给她,特别沉的两包,夏梨只能在地上拖着走。

夏梨使出毕生的力气走到她该去的13号车厢,在列车员的帮助下,顺利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夏梨第一次坐火车,新奇地左看右看,抱着装着钱物和吃喝的书包,安分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夏梨担心自己不会上厕所,也不好意思问别人。于是,一路上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喝水,就僵硬地坐了一路。

夏梨偶尔闭眼休息一会,又怕错过下站时间。当天下午4点多上的车,第二天清晨七点钟时终于到了她要去的A市。

按照指示牌,跟着人流一起出了站后,夏梨拖着两包行李,寻找学校的接新生人员。

看见举着牌子的人后,夏梨拖着行李走过去,掏出书包里的录取通知书给两个男同学看。

“对,我们是师大的接新生志愿者,欢迎来师大,这位同学跟我们走吧。”

两个男生直接接过她的两包行李,领着她走到停在路边的大巴车旁,帮她放好行李,请她上车。

“同学,你找个座位随便坐,待会接够一车人,我们就开回学校。”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