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5)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当然,低落的想法也只是偶尔在脑子里滚一圈,夏梨不敢懈怠,勤能补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弥补办法。

陈栋的话真的异于常人的少,日复一日,已经开学一个多月,夏梨几乎没听过他主动和谁讲过话。

除了老师课堂上提问,以及夏梨偶尔主动询问一些事之外,陈栋的嘴巴都是合上的。

夏梨第一次见到沉默寡言到这种地步,几乎每分每秒都在学习的人,她背地里跟汤媛谈论过,实在佩服这种人。

可是,汤媛倒是不服气,撅嘴说:“有本事他别吃别喝啊,说不定就是个死学的笨蛋,咱们又没考试,谁知道他学习好不好。初中好,高中可不一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栋到底实力如何,夏梨不知道。但是,她倒确实是个擅长“死学”的人,也真的不知道自己高中还能不能保持初中时班级前十的固定名次。

“媛媛,其实毫不费力的聪明人是少数吧。咱们县除了一高,还有其他四个升学率比较低的高中,那里也有很多学生。而且,听老师说整个县适龄学生中考上高中的比率其实不是很高,我们都是中招考试中被一高挑中的一员。”

夏梨有些惆怅地夹着碗里土豆丝,心里忽然沉甸甸的。

她想起同村和她一起上学的七八个同龄女孩子,几乎都在初中时辍学去外地打工。她们连中考都不曾参加,更别提上大学。

那会看儿时的玩伴们过年回家,都拿着手机这种稀罕物,兜里还有钱。夏梨也茫然地跟妈妈提出想出去打工挣钱。

但是,梁少月骂了夏梨一顿,气得厉害。她记得妈妈说:“等你长大了,你想打什么工都没人拦你。但是,该上学的时候就给我好好上,别家孩子干什么我不管,我家孩子不许辍学去打工。”

夏梨庆幸自己当时只是短暂地因为是失去一起回家的同伴而彷徨,从进入一高那一刻,看着身边那么多家庭条件好太多的同学都在努力学习时,她真正理解了妈妈的话。

汤媛看她发呆的模样,用筷子的顶端戳她一下,“梨子,你怎么了?咱们当然是比较幸运的啊,一高每年就招那么多人,就算愿意花择校费进来,总名额也有限。”

夏梨低头扒拉米饭,含糊不清地回答:“是啊,我们都要珍惜这个学习机会。”

—————————————————————

入学后的第一次考试如约而至,他们高一不会每个月都月考,但是各科老师可以自行组织测验。

物理晚自习的时候,外地口音很重但是讲课极为细致认真的物理老师杨老师抱着一沓试卷走进来。

“同学们,咱们进行一个简单的小测试,检验下这一个多月的学习成果。把物理相关的书都收到桌下,准备考试。”

两分钟后,试卷发放完毕,教室里只剩下沙沙写字声。

夏梨有些紧张地写好姓名,捏着黑色中性笔,开始答题。

物理算是夏梨很喜欢的学科,初中物理比较简单,满分70分,她每次能得60多,是女生里最好的。

但是,高中物理确实比初中深入,杨老师讲课真的非常细致,即便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也会在黑板上步骤详细地论证给大家看,夏梨很喜欢他讲课的方式。

做完最后一道大题,夏梨又快速检查了一遍前面的填空题,时间一到,大家逐个把卷子交到讲台上。

完成进入高中后的第一场考试,交完卷子回到座位上,夏梨有种隐隐期待的感觉。

她侧头看向陈栋,他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答题过程也是安静稳重的。

不像夏梨,一思考就会出现小动作,比如会不自觉用手抠头发,考一场试下来,头发被扒拉得有些凌乱,碎发乱飞。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抚弄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在稻场上打过滚一样。

刚考完试,总是忍不住跟人谈论一下感受,夏梨很自然地冲陈栋说话:“同桌,你感觉题难吗?”

陈栋原本正在写字的手停在纸上,眼睛慢慢地眨动两下,闷声回答:“还好,比较基础。”

听着他的回答,夏梨觉得他肯定不是汤媛说的只会死学,却学不出成绩的学生。

成绩出来得很快,周一夜晚考的,周三上午的物理课,杨老师就拿着卷子过来发。

领到试卷的夏梨,看着卷头鲜红的72分,有些窃喜,好像也不是很差。但是,当她瞟到陈栋的卷子时,不禁发出“哇”的感叹。

陈栋考了98分,只错了一个填空题,这张卷子对他来说大概真的很基础。夏梨原本还偷偷开心,这下只剩下羡慕和羞愧。

卷子发完后,杨老师开始做总结,点名表扬了几个考了90分以上的人,包括汤媛和陈栋,也安慰了考得不太好的人,“这张卷子的难度,考个80分以上都算不错。其他不到这个水平的同学,要反思下平时学习时有没有理解我课堂上讲得所有知识点。物理没那么难,好好学,勤做题,相信考上一高的孩子都不笨。”

听着老师的话,夏梨屏息叹气,有些愁,她可不敢把自己划入聪明人行列。在她看来,陈栋和汤媛这种学生是聪明的,而前者是话很少的聪明人。

第6章 女孩子的亲密

十月份,天气冷了不少,校园里倒是依旧绿意繁盛,花园里种的几乎都是四季常青的花木。

周日下午来学校的时候,夏梨特意带了两件厚外套,清晨五点半的操场还是蛮冷的,每天要做完操才能回班上早读。

坐在班里,看着窗户上凝结的水汽,而陈栋还穿着单薄的长袖衣衫,看不出他冷不冷,夏梨也不敢随便问。

夏梨发现,陈栋早读时是会提声背东西的,他只是不喜欢与人闲聊。他好像不愿意耽误每分每秒的学习时间,所以不会浪费唇舌在与学习无关的事上。

“他一定会考上很好很好的大学的。”夏梨嘴上背着英语单词,心里却在为陈栋感慨。

这个倍加勤奋的同桌也真的给她很大的激励,每当她犯困或者想偷懒一下的时候,看着陈栋坚毅的侧脸都会立刻警醒。

每次汤媛来她座位边给她塞零食,拉闲篇的时候,陈栋仿佛自带屏蔽器,丝毫不受干扰。

汤媛有两次也试图给他零食,被冷冷地拒绝了,因为这事她还有些不高兴。

“他不就是成绩比我还好一点嘛,架子也太大了吧。一次两次的,说话硬得跟块石头似的……”汤媛用力杵着餐盘,很是不忿。

夏梨倒是担心自己和汤媛打扰到他了,“没有吧,他每次不是都先说谢谢了吗?陈栋性格跟咱们不一样,以后还是别打扰到人家了。”

汤媛对她翻了个白眼,“你总把人想得那么好,在你眼里,天下没有坏人了。”

夏梨抿嘴微笑,不做争辩,天下的人太多了,只是她能了解的有限的人里恰好包括陈栋。

想了想她还是嘱咐汤媛,“以后课间,你想找我的话,我们去走廊晒太阳吧。陈栋下课也会继续看书,还是不要耽误他为好。”

“行,咱们以后不在陈同学耳边制造噪音,想到他板着脸的样子,我都觉得冷。你说他长得倒是挺周正的,就是没见他有过什么表情。”汤媛最近很爱跟她说陈栋“坏话”,实际上也没什么恶意。

夏梨快速吃自己的饭,催促还在琢磨陈栋的汤媛,“别管那么多了,大家各学各的习。快点吃,待会晚自习数学老师要考试。”

夏梨其实不觉得陈栋有什么异常,她能理解他的做法。事实上,夏梨又何尝不是呢,除了汤媛和同寝室的人,她也很少主动和班里其他同学社交。

汤媛和夏梨不太一样,学习对她来说不是特别费力,就能保持在班级前五,而夏梨拼尽全力,挤进了前二十。

夏梨觉得汤媛很可爱,学习之余,还可以快乐地纠结下陈栋为什么每天冷着脸不说话。

在她身上,夏梨看到了天赋的轻巧之力,也意识到人生这条河流中,每条鱼的际遇都不同。

夏梨觉得自己可能是条小泥鳅,泥里钻来钻去,寻找一眼能让她栖居的水洞。而汤媛,陈栋他们就是鳞片漂亮,鱼鳍有力的鲤鱼,终将顺利跃过那道龙门。

不过,三年时间还剩两年多,夏梨有信心再往上提。反正初中的时候,她就是一点点进步,直到考进二高,虽然是踩着录取分数线进来的。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