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书页里的影子(9)

作者:四月梨 阅读记录

夏梨准备先去水房打水,省的吃晚饭再去人会很多。

她提着自己的水杯,瞥见陈栋空着的杯子时,鬼使神差地也拿了过来。

她的动作其实很轻,却惊醒了陈栋,夏梨尴尬地握着他的杯子,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我想着顺便帮你打杯水……”

夏梨声音不自觉低了下来,陈栋的眼睛眯瞪着,表情有些疲倦地看向她,“不用了,谢谢。”

“哦,好的。”夏梨乖乖把他的杯子放回远处,提着自己的水瓶赶紧离开。

走在路上,夏梨懊恼不已,觉得自己没把握好界线,热心过头了。

不过,她也了解了陈栋对待外人的态度,他懂礼貌,但不喜欢和任何人有黏黏糊糊的人情交流,不麻烦别人,也不想被人麻烦。

陈栋对人际关系里的边界真的划分得很明确,任何时候拒绝得都很干脆。夏梨甚至担心他在宿舍会不会得罪其他人,转念一想,他又不是她这种害怕被人不喜欢的胆小鬼。

忽然下起了雨,操场上打球的男孩子们四散离开,夏梨加快步子,脚下却不慎滑了一下,灌满热水的暖瓶被摔出一米远,随即炸开。

夏梨有些吓到,迅速爬起来,对着一地的银灰色内胆碎片和破碎的塑料外壳不知所措。

雨越下越大,路上没什么学生,她茫然地抬头环顾四周,幸亏不远处有一个垃圾桶。

夏梨把比较大块的碎片捡起来,往垃圾桶旁边堆着。她不敢直接扔进去,怕收拾垃圾的清洁工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用手清理,容易受伤。

有些很细的碎片嵌在地砖缝隙间,不太好弄出来。夏梨顾不上衣服被淋湿,掏出口袋里的卫生纸,想用纸把它们蹭出来。

夏梨不小心被扎了手指,瞬间沁出血珠。她没觉得疼,随手甩了甩,继续清理碎片。

等她蹲在地上几分钟,终于差不多把碎片都弄干净时,一抬头就看见陈栋举着他每天都放在桌下抽屉里的那把深蓝色格子伞,站在离自己三米远的地方。

夏梨的眼睛被雨水淋得有些睁不开,看他也提着暖瓶,以为自己挡了他去水房的路,赶紧站起来,手上还握着纸团,让到一边。

陈栋弯腰捡起一个东西,走到她面前,摊开掌心,是刚才崩出去的瓶塞。

夏梨低头看着躺在他掌心的木塞,又抬头看向他,伞下的光线太暗,只能看见模糊的面容。

“谢谢。”夏梨轻声道谢,拿回瓶塞,让出路。

陈栋合拢手掌,提起他刚才放在雨中的水瓶,往水房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跟她说话,望着雨幕中陈栋的背影,夏梨好像只能记住此刻伞面上的格子长什么样。

夏梨将手里的纸团拿到垃圾桶旁边的碎片上放好,捡起还完好的外壳,重新拧紧瓶底,将木塞丢进去,提着已经没有内胆的水瓶往宿舍走。

她的衣服湿了,头发也湿了,需要先回宿舍收拾一下,不然没法回班里。

等夏梨换好衣服,回到班里,班主任已经在讲话。

夏梨站在门口喊了声报告,刘老师站在讲台上看着她,“夏梨,以后周日进班了,就不能乱跑,我们规定的是四点半之前必须到班自习。”

她有些脸红地低下头,“不好意思,老师,我以后会准时进班的。”

刘老师没有为难她,夏梨回到座位上坐好,心不在焉地听着老师在台上讲话。

她低着头,将手掌摊开放在腿上,几个指头都被碎片划伤了,有些细碎的小口子,泛着微微的疼。

等晚饭时间,她要去小卖部换瓶胆,天气寒冷,夜晚没有热水不行。

陈栋的格子伞就放在他的脚下桌边,夏梨多看了几眼。忽然想到刚才他不知道看了自己多久,大概是被自己的平地摔跤的行为蠢到了。

不过,夏梨还是很感谢他帮忙把瓶塞给她捡回来,要不然就更麻烦了。

“刚才谢谢你,^_^。”夏梨撕下一条本子纸,特意用红笔写字,然后贴着桌面,推到陈栋手边。

他将纸拿过去,看了一眼,捏成团,扔进了抽屉里。

夏梨也不指望他会陪她写小纸条,知道他看见了也就心满意足了。

第9章 初雪和苹果

期中考试结束了,每周三下午的例行班会上,刘老师公布了名次和分数。

他还特意对比了大家入学成绩的名次,每念一个人就说下是进步了多少名还是退步了多少名。

周丝云第一,名次不变。陈栋第二,名次上升8名。汤媛第五,名次上升1名。夏梨第20名,名次上升22位,得到了老师的赞扬。

“名次公布完了,谁进步了,谁退步了,心里也都有数了吧?我再说一次,中考已经成为过去,初中学习好,高中不一定还能继续好。不进则退,要想考上好大学,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刘老师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清清嗓子继续说:“此次名次保持住的和进步非常大的同学们,在此提出表扬。其他人给我加把劲,这学期都快过完了,不能再吊儿郎当的了,就算要适应高中生活也该适应好了吧。”

夏梨心里是开心的,她进步了22名,从下游潜到了中游,证明她的努力是有用的。夏梨觉得信心更充足了,对未来充满期待。

“同桌,你好厉害啊,第二名了。”下了课,夏梨真诚地对陈栋竖大拇指,语气里饱含崇拜。

陈栋将各科卷子都用一个个小夹子整理好,眉眼低垂,“还好,你进步那么多,也很厉害。”

夏梨第一次听他说这么长的话,有些惊喜,伸长脖子,靠近陈栋,“嘿嘿,我进步多是因为我可以上升的空间大呀。你已经很靠前了,进步难度比我大多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不喜欢被人“吹捧”,没再回应夏梨的话,只是“嗯”一声,重新打开生物资料书,开始写题。

夏梨看他开始学习,便不再找他搭话,收回斜向他那边的身子,坐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班里闹哄哄的,大家还在谈论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夏梨看着自己的总分,又开始盘算着能考上什么水平的大学。

上高中前,她对大学的认知仅限于国内著名的那几所。经过几个月的耳濡目染,她已经知道大学类别如何划分。于是她又像初中时那样,习惯性每次考完试就算自己的分能够上什么层次的大学。

夜晚回到宿舍,气氛不似平日里的活泼。冷空气的源头是陈娟,她期中考试名次退步了十几名,心情不好也情有可原。

杨柳最先出言安慰她:“娟儿,你别一副天塌了的样子啊,就一次期中考试,说明不了什么的……”

陈娟坐在床边,沉默地洗着脚,杨柳一直在低声细语宽慰她。

“行了,你进步了好几名,当然不懂我这种退步的人心里的难受。”陈娟弯腰端起水盆往卫生间走,扔下一句冷硬的气话。

原本好声好气的杨柳忽然也生气起来,“你什么态度?又不是我让你退步的,我进步也不妨碍你进步啊!夏梨还进步20多名呢,那你更恨她吗?”

原本在卫生间洗脸的夏梨,忽然听到自己被扯进纷争里,一时间不敢出声。

陈娟将水倒进便池中,随手将盆扔到水池下面,默不作声地上床,将被子盖过头顶不再说话。

杨柳憋着气,坐在自己床铺上喝水,汤媛出声打破忽如其来的寂静。

“梨子,你快点洗,出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夏梨这才继续洗脸,偷偷叹了口气。其实从这几个月的相处中,寝室几个人各自的脾性,都能看出一二。

陈娟就是要强得很明显,性子也直的人。杨柳平时就爱跟她夹枪带棒地互相杠,但是关系确实挺好的。

王铃挽着彭一晨从小卖部回来的时候,对刚才的□□味一无所知。

“刚才那个帮我捡饭卡的男生太帅了,我应该问问他是哪个班的。”彭一晨捧着脸冲她们大声说道。

王铃拍了她一巴掌,“有点出息行不行?我还帮你刷卡了呢,我不比他帅?”

彭一晨顺势就翻了个白眼,“对不起,我性别女,爱好男。”

汤媛加入她俩的对话,“听说可以做变性手术,王铃有需要的话,上了大学可以去医院打听打听。”

“滚,老娘喜欢当女生!”王铃挥舞着拳头,冲汤媛假装恶狠狠地说道。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