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言(1)

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阅读记录

《寡言》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文案:

一个爱得太混沌,一个爱得太清醒。

原创小说 - BL - 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ABO - 1v1

中篇

孕期镜子番外已放wb。

陆境川 X 沈疏言

母亲的自杀,让沈疏言开始惧怕标记,逃避一切关系的建立。

但他还是遇到陆境川。

陆境川的信息素让他着迷,陆境川的温柔让他深陷。

沈疏言以为他爱的只是陆境川的信息素,直到那一天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爱的,只有陆境川。

一个ABO的小短篇,有点小虐(?),但总体还是甜宠向的。

有私设。

这是他们漫长人生里,很短的一小段故事。

微博@一大盒甜布丁

第1章 伴侣

落日被天际吞噬得只剩半张脸,暮霞像是不知被谁随意甩落的橘色色块,将那片由浅蓝变米白的画布沾染上昳丽的艳色。

沈疏言从各类文件中抬起头来,轻轻地活动了一下脖子。

目光不经意瞥过了办公室墙上的钟,发现距离下班时间只有三分钟了。

办公室早在好几分钟前就开始吵闹起来了,大家笑着讨论晚餐的菜式或是下班后的娱乐活动,嬉笑声一片。

他没有参与任何谈话,就像他往常做的一样。他在躁动的人群中抿了抿嘴唇,短暂思考了两秒,于是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摊满文件的书桌被整理干净,露出光亮一尘不染的黑色漆皮,电脑黑屏里现出沈疏言没什么表情的脸。在分针指向十二的下一秒,他拿起自己仅带出门的唯一物品——一个黑色磨砂的保温杯,就出了办公室的门。

“沈教授——”

沈疏言还没走出学校,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一声呼唤。他听不出是谁的声音,于是回了头。

来人戴着一副边框眼镜,一身休闲装,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向他走来。他比沈疏言高上一些,沈疏言眯了眯眼,似乎是和他一个办公室的alpha。

好像是姓许。

他站在原地,等来人到眼前后,才颔了颔首,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声音带着他惯常的冷淡:“您有什么事吗,许教授。”

许文安笑了笑,很温和,像是春日路过禾田的风:“沈教授今晚有约了吗?不知沈教授能否赏脸同许某去吃一顿晚餐?”

一个alpha向一个omega发出带有约会性质的邀约,哪怕是脑筋如腐烂榆木,也不会想不通意在何为。更何况沈疏言早已不是什么纯情稚童。

于是他摇了摇头,拒绝道:“不好意思。”

许文安目光沉沉地看着眼前人精致白皙的脸颊,心中便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就此放弃:“为什么呢沈教授?你我皆单身,也差不多到了适婚的年纪。我很喜欢你,你可以试着给我一个机会,相处不合适后再做定夺也不迟嘛。”

沈疏言眼眸沉静地看着他,声音很轻,却很坚定:“我有伴侣。”

许文安笑容的弧度都没变,用一种“你不必骗我”的表情看着沈疏言:“可我从来没在你身上闻到过任何alpha的味道。”

沈疏言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迎面而来的一阵风截断了话头。他被风吹得下意识地眯了眯眼。

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几秒,他却感受了发梢上传来的异样——许文安伸手拨弄了一下他被风吹乱了的头发。

沈疏言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神情和声音都冷了下来:“ 许教授,您自重一点。我说了我有伴侣。”

他声线本就冷,刻意冷下来的声音更是丝毫感情也不存。原本无波无澜的黑亮眸子此时更是含着三分怒意七分寒意,倒真能将人唬上一唬。

许文安没见过这样的沈疏言,闻言一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沈疏言的踪迹。

-

下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堵。

沈疏言到家时已是一小时后。

房子里的灯早已打开,暖黄色,仿佛窗外天际中的霞辉蔓延到这方寸之地来。

沈疏言换了鞋子,走到客厅,便看到陆境川微微后仰着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仍穿着早上出门时穿的黑色西装,只是外套被脱下放在了一旁。白衬衣裹着他充满力量的肉体,那是沈疏言闭上眼睛都能勾勒出来的线条。

或许是听到了声响,陆境川张开了眼睛,对不远处的沈疏言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回来了。”

沈疏言“嗯”了一声,然后往陆境川身边走,将保温瓶放在了茶几上,对陆境川伸出了手。

陆境川却不知为何,看向他时的眼神暗了暗,笑容也收了些,但还是握住了他伸来的微凉的手。

将陆境川拉起来后,沈疏言又想要将手上的信息素手环摘下来。

信息素手环能隔绝来自外界的一切信息素味道。

沈疏言和陆境川在一起后,闻到谁的味道都觉得鼻子被玷污了,于是就买了它。只要出门他都会随身带着,但一旦步入有陆境川的领域,他都会解开。

他刚把手腕微抬起来,就被陆境川轻轻握住了。手心的温热攀附在他裸露的皮肤上,陆境川的手指在手环上摩挲了一会儿,明明没被碰到,沈疏言却无端起了一阵酥麻。

于是他抬头疑惑地看了一眼陆境川。

“先别摘。”陆境川迎着他的目光,然后在沈疏言的注视下,用右手扶住了他的后脑,闭上眼,吻了上去。

他没有深吻,只是轻轻吮了吮那薄红的唇瓣,又移到了耳后,亲了亲沈疏言有些发热的白玉耳垂,将吻终止在了沈疏言后颈的腺体上。

沈疏言戴着手环,闻不到陆境川的味道,却能想象得出来。

陆境川又露出了那种很温柔的笑,似乎三个轻吻已足够将他刚刚眼神里的暗色重新填上光辉:“等会儿再摘吧。饿了吗?去吃饭吧。今晚做了你爱吃的龙井虾仁。”

陆境川牵着沈疏言的手,将他往餐桌上带。

沈疏言看着陆境川牵着他的手,又将目光移到自己手上被衣服袖子遮住了的手环,突然福至心灵地明白了陆境川刚刚的异常。

大抵是那个姓许的alpha碰他头发时在他身上留下了味道。

沈疏言在车上的时候开了窗,照理说,味道已经散尽了,换成普通级别的alpha,应该闻不出来。不过对于陆境川这种级别的alpha过分机敏的嗅觉来说,也许还是有些太过于刺鼻了。

此刻的空气里一定布满了陆境川信息素的味道。

他的alpha在宣示主权。沈疏言有些晃神地想。

真想把手环摘掉啊。

好想被他的味道环绕。

第2章 第四年

这是陆境川和沈疏言同居的第四年。

沈疏言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陆境川倚靠在床头,正在专心致志地翻看一本财经杂志。床头灯的光柔和地铺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那样一张脸没有表情的时候总是很有压迫感,但沈疏言几乎没怎么见过他正儿八经面无表情的时候。

陆境川似乎总是温和的。哪怕是面无表情,可望向他时的眼睛,总是盛满了带着笑意与爱意交缠的水波,那汪水漾得他心头发热。

沈疏言在他身旁躺了下来。

于是陆境川放好了书,也躺了下来,然后将沈疏言结实地搂进了怀里。

沈疏言比一般的omega要高些,可被陆境川拥在怀里时还是显得很小一只。

沈疏言沉溺在陆境川汹涌翻腾的信息素里,不知不觉地有了些迷离的眩晕。

今晚陆境川的信息素浓重得不对劲,让沈疏言情动得有些招架不住。他仰头看了一眼陆境川,却又什么都没说。

陆境川的信息素主调是茶的香气。却又说不出是什么茶。像是浓郁醇厚的红茶香,又像是清甜冷冽的绿茶香,偶尔似乎还夹杂些许隐约的木香,他辨不清,只知自己总忍不住想要一嗅再嗅。

他非常喜欢陆境川信息素的味道。

喜欢到,若是陆境川的信息素不是这个气味,他们压根不可能走到一起。

沈疏言的嘴唇在陆境川的脖颈间游移,最终停在他的腺体上,然后,他伸出了鲜红的舌尖,湿漉漉地舔了一下。

他像只涉世不深断奶不久的小猫,软爪子一下一下地打在大老虎的尾巴上,不怕生死地打探面前大老虎的底线。

陆境川放在沈疏言腰上的手紧了紧。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