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言(2)

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阅读记录

他知道,这是沈疏言求欢的信号。

陆境川捧起沈疏言埋在自己颈侧的脸,看着红晕缓慢地爬上他的眼尾,与沐浴时惹上的淡粉交叠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色欲。

像是一颗熟得恰到好处又甜腻多汁的蜜桃,多一分太软,少一分太涩。

又像是坐在樱花林里看那座遥遥而立覆满白雪的富士山,似冷,却是无边际的风情万种。

说不出的好景色。

“想要?”陆境川和沈疏言说起话来总是带着不自知的宠,他用手指蹭了蹭沈疏言的颊面,心满意足地看到沈疏言在他的触碰下微眯起了双眼,“嗯?”

沈疏言平时淡色平澜的双眼如今潋滟若初春化融之水,他也不答话,微张着红润的唇,就这么直勾勾又赤裸裸地看着他。

他或许不是冷淡,陆境川想,他的言言,只是有点懒。

冷淡的人不爱表达情感,言语也好,神情也好。可是沈疏言的回答总是很好猜,他的神情那么炽热,又那么明朗。

他就是仗着陆境川懂他,懒得开口罢了。

那又怎好负了他的信任呢。

于是陆境川翻了个身,覆在他身上,吻住了用双手勾环住他脖颈的身下人。

沈疏言的嘴唇很软,像弹果冻,又像甜布丁,与他本人的淡冷气质格格不入。吮着这两瓣薄唇的时候,陆境川总是忍不住咬上一咬,力道很轻地咬,像是再重上一分,就会让它们渗出一排排腥甜的血珠似的。等咬餍足了,才会将舌尖探进去,勾着沈疏言的舌挑逗戏弄。

夜太静了,纵是陆境川吻得再是柔情,那黏腻多情的吮舌声还是清晰地传到了沈疏言的耳朵里,像极了扰乱心神的催情曲。

等沈疏言被吻得快喘不过气了,陆境川才放过他。沈疏言的唇被陆境川吻得有些肿了,附着着一层水光,颜色显得愈发濃丽,像足了刚被醴泉洗涤过后的红樱桃。

饱满又丰润,不必放到齿间品尝,都知道是甜的。

陆境川的嘴唇蔓延向下,流连在他修长白皙的脖颈上。若雪的皮肤总能勾起陆境川的施虐欲,想弄脏,想让他染上自己的气味,想啃上一口,漫出血气,让一切对沈疏言有非分之想的腌臜都望而却步。

可他舍不得。

他又往下,吻在他精致的锁骨上。而后任手溜进沈疏言的衣服底下,毫无阻碍地抚摸着那细嫩润白的皮肉,品味着那人在他身下不受控制的轻颤。

沈疏言今夜洗完澡后穿的是浴衣,腰间虚虚地绑着一根带子,陆境川不费力气地一扯,几秒后,沈疏言便与他坦诚相待了。

陆境川垂头去啃噬他胸前淡色的乳粒,用牙齿轻咬着,而后又或轻或重地衔着它磨动。乳粒没什么味道,可沈疏言的躯体带着沐浴后他惯用的沐浴露的淡香,动情后又释放出信息素的甜香,让陆境川产生了某些幻觉。

等两个乳粒都被陆境川玩弄得红肿起来,陆境川才从不断喘气的沈疏言身上起身。

一只手按压着硬起来的艳色乳粒,一只手向下探,成功了握住沈疏言胯间早已硬挺起来一直在不断吐水的性器。他一边用手上下安慰着那根兴奋的小东西,一边俯身在沈疏言耳边用气音道:“言言,你真好看。”

“...唔!”

两个敏感点被同时攻击,沈疏言本就情动,此时便再也忍耐不住似的从喉间溢出了一声闷哼,释放在了陆境川的手里。

沈疏言的后穴早已湿软不堪,不知羞耻地一股一股地吐着水液。陆境川探了一只手指进去,热情的穴肉立马缠绕上来,热乎乎地将入侵者紧紧地裹住。

陆境川忍着性器硬挺着的胀痛,耐心地为他扩张着。修长的手指在穴内嫩肉里肆意旋转按压,沈疏言喘得更厉害了些,他在陆境川的动作里,稍稍稳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可惜声音还是支离破碎的:“进...进来...”

陆境川探身去吻他:“还没好。”

“好...好了...”沈疏言呜咽了一声,“直接...进来...不要...不要那个...”

那个指的是避孕套。

一般来说,若是第二天沈疏言有工作的话,陆境川都会选择戴套,以防清理的时候太累着人。

“确定吗?”陆境川明明说着询问的话,却语气里尽是蛊惑的味道,“清理起来你会很累。”

他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平时念着沈疏言辛苦,才克制着。

可今日不同。

今日他的omega,是带着别的alpha的味道回来的。

可能是不小心的,可能是被迫的。

可能是沈疏言主动的。

陆境川看着沈疏言耽溺在情欲中的脸,又俯身狠咬了一口沈疏言的软唇。

没有最后那一种可能。

陆境川还没离开沈疏言嘴唇,就被沈疏言抱住脖颈拦住了。两片薄唇贴在一起,陆境川看着沈疏言润了泉水的眸子,感受到来自沈疏言灼热的气息,然后他听到他说:“进...唔...来...”

陆境川眼神暗得可怕。他如此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小腹似是起了一场大火,非要一淌水来浇灭了才好。

陆境川打开了沈疏言的腿,将硕大的性器抵在湿漉漉的穴口,被穴口吮着顶端,陆境川忍得青筋都在跳动:“痛的话要说,我退出来。”

沈疏言没答话,回应陆境川的只有他难耐地微微挺腰。

陆境川在心里骂一句脏话。

然后如沈疏言的愿,缓慢地顶了进去。

扩张得不够充分,沈疏言里面紧得要命。

被温热紧致的穴肉吸吮着的美妙不言而喻。许是疼痛,许是快意,陆境川也不知道此时的沈疏言是哪种感觉,因为他仅是看到了沈疏言用手揪紧了身下的床单。

他才不仁慈。

陆境川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又加重了顶撞的力气。他听着沈疏言的呻吟一声一声变成了往日他最爱的调调。

那原本冷调的声线,开始变得很软,很甜,又很黏。像极了极致夏日时分被从冰柜里拿出来解暑的冰淇淋,一点点从硬变软,一点点被那热气烫化得只余一滩甜水。

“言言,痛不痛?”陆境川凶狠地顶撞着,却用着无限柔情的语调。

巨大的快感淹没了沈疏言,陆境川释放出来的信息素浓烈得前所未有,他无法思考,甚至连理智都要丧失了,只能感知到身后那个不停闭合又被打开的入口。

陆境川却不肯放过他,见他不回答,干脆也不动了,性器卡在穴口,硬是要沈疏言给出一个答案:“告诉我,痛不痛?”

沈疏言快被逼疯了,想摆腰却被陆境川压制着,他抖着润红的唇去蹭陆境川的面颊,声音里尽是颤抖的哭腔:“...动...一动....唔...!”

陆境川喉头都在发紧,又开始凶狠地操干起来,他一边挺身一边吻住了沈疏言,把沈疏言绵长又满足的呻吟全都堵在了喉间,转成一声又一声的情欲味更重的闷哼。

-

等一切结束已过了午夜两点。

陆境川帮沈疏言清理完后,沈疏言已睡熟了。他亲了亲沈疏言的眼睛,才后知后觉地有点愧疚。

他今晚刻意释放了信息素来引诱沈疏言,惹得沈疏言成了半发情的模样,丧失理智地缠着他要了一次又一次。

他本就拒绝不了沈疏言,今夜又被那个陌生的味道激得乱了心智,下手也不知了轻重。

他看着沈疏言白皙皮肉上一个个深深浅浅的吻痕,有点后悔,却又快意地觉得万分满足。

陆境川又在沈疏言带着甜香的腺体上吸了一口。

是奶油草莓的清甜,又是奶香杏仁的腻味。

再抬眼时,陆境川已经敛去了眼里的柔情,带上一丝狠意。

是只属于我的沈疏言。

-

早晨七点,生物钟让沈疏言睁开了双眼。

身旁还有余热,陆境川却已经不在身边了。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昨夜情事中留下的情欲痕迹,目光漾了两分。

他起身去换了上班要穿的衣物,去厕所里洗漱。他洗了把脸,用干净的毛巾擦干后,愣愣地盯着自己镜子里的脸看。

明明那样清冷的一张脸,却攀附着不容忽视的情事后餍足的气息。

盥洗台上摆放着沈疏言每日都要用的除信息素喷雾。

沈疏言脑中忽然浮现出那个姓许的alpha昨天对他说的话。

-“可我从来没在你身上闻到过任何的alpha的味道。”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