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言(3)

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阅读记录

沈疏言抬起手腕嗅了嗅——陆境川的味道。

真好闻。

他看着那瓶喷雾,又看到自己未扣好的衬衣下遮不住的带吻痕的锁骨。

他突然不想喷了。

第3章 一天而已

沈疏言下了楼。

陆境川在厨房里做着简单的早餐——这是他四年来唯一一件一直坚持着做的事情。

其实陆境川很忙。

陆境川家有一支很庞大的家族企业,而他是唯一的继承人。他刚接手公司上任没几年,正是忙着的时候,有时候忙到深夜,在公司里无知无觉地睡着,一觉醒来后,沈疏言还是能看到陆境川踩着点回来给他做早餐。有时候两个人可以一起吃完后再去接着工作,有时候只有早餐在,沈疏言自己一个人吃,身旁没有陆境川的身影。

沈疏言和他说过,让他不必这样。反正早餐这东西,他在哪里吃都是一样的。

但陆境川只是和他说:“没事的。”

沈疏言只能随他去。

“早安。”陆境川把做好的三明治端出来,就看到了穿戴整齐的坐在餐桌椅子上发呆的沈疏言。

他将三明治放在沈疏言面前,俯身亲了亲他的耳朵,目光不经意落在沈疏言裸露出来的锁骨上,那里赤裸裸地控诉着他昨晚的荒唐。于是他蹭了蹭沈疏言的鬓角:“昨晚...对不起。有没有哪里难受?”

沈疏言侧头去看他,清澈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疑问——大概是在困惑为什么陆境川要道歉。

陆境川沉默了一小会儿,却没有再解释。

两个人吃完后正好是早上八点,都到了要去上班的时间。

沈疏言将衣服扣子扣好,戴好手环,然后拿起陆境川帮他泡好浓茶的保温杯。沈疏言拧开盖子闻了闻,浓郁而醇厚——今天是红茶。

很香,却不及陆境川的万分之一。

但也没办法,在他们短暂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在他必须喷除信息素喷剂、身旁没有陆境川味道的时间里,他只能使用这种低廉的替代品。

想到除信息素喷剂,沈疏言就看了一眼陆境川。他正倚在门边,不急不躁地等着沈疏言。

沈疏言走了过去,刚想开口,陆境川就吻了下来,半晌才分开,他声音轻柔地提醒沈疏言:“你今天忘记喷喷剂了。”

喷剂是陆境川要求他喷的。

这是他们同居时就说好的,沈疏言对此没有什么意见。

可今日不同往日,四年来唯有今天,沈疏言“不想喷”的念头如此强烈。

他回望陆境川:“一天而已。”

陆境川牵着他的手往房间走:“我不想你冒险。”

沈疏言站着,任由陆境川用喷剂将他身上关于陆境川的味道清除得干干净净。

陆境川转身放好喷剂,然后对沈疏言道:“等会儿阿奇送你去,我今晚去接你回家吃饭。好吗?”

陆境川想伸手摸一摸沈疏言的头发,又想起自己刚刚做完清除,又将手收了回来:“你不想去的话也可以。”

沈疏言仰头看着陆境川,说:“去吧。”

-

阿奇是陆境川的beta司机兼保镖,从前跟着陆境川的父亲陆丰做事,等陆境川长大后,又跟了陆境川,到如今,阿奇已经算是陆境川最重要的心腹之一。

沈疏言见过他挺多次的。

阿奇情绪不多,表情也少。他虽长了一张很严肃的、令人觉得颇有杀气的国字脸,但脾气却很好。他载了沈疏言将近四年,沈疏言也从未见过他在开车时发过脾气。他不爱说话,和沈疏言一样沉默寡言。车里虽然很安静,但却并不尴尬。

今天道路和往常一样不算通畅,到达沈疏言学校的时候几乎花了一个小时。

阿奇下车给沈疏言开门:“沈教授,到了。”

沈疏言点了点头,拿起自己的保温杯,下了车,惯常道一声:“麻烦你了。”

阿奇笑了笑:“应该的。”

等到沈疏言走进教学楼,他的侧脸在窗边映出小半张的时候,阿奇才拿出手机,给陆境川发了条“已送达”的信息。

沈疏言刚坐下就感受了一道炙热的视线。他撇了一眼,发现许文安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见他望过来,许文安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沈疏言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移开了目光,按捺下心间瞬时涌起的不爽,开始准备等会儿上课的材料。

午休的时候许文安又来了。

许文安走到沈疏言的办公桌旁边,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沈疏言发出邀请:“沈教授,一起吃午餐吗?”

沈疏言向来独来独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长了一副好皮相,刚开始大家都蠢蠢欲动,尤其是单身的alpha们,总爱约饭或是搞活动。

然而这种热情也只是持续了半年,在沈疏言从来只摇头不点头的情况下。毕竟谁也不喜欢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更何况是自尊心本就强的alpha。

面对许文安卷土重来的献殷勤,大家全都抱着胳膊等着看好戏。

“不去。”沈疏言头也不抬。

许文安也不恼:“反正你也要吃饭的,一起吃可以聊聊天呀。”

沈疏言把手头上的文件一合,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等觉得距离差不多了,才微眯着眼疏离又带着攻击性地看着他。

许文安看着他倒映着自己脸的眸子,心中像是忽然就掀起了一场狂风巨浪,晃得他脑袋发晕。

“你以后离我远一些。”沈疏言声音很冷,像冰针一样往许文安心中扎,“你昨晚让我的alpha不舒服了。”

办公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都被这个信息砸得有点恍惚——这是沈疏言第一次提到自己的恋爱情况,刚刚之前他们一直以为沈疏言是单身。

毕竟在他们和沈疏言共事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沈疏言的alpha从未露过面。而他的身上,也着实没有任何被alpha占领过的气息。

沈疏言盯着许文安,这一次,许文安只觉得心悸,因为他听到沈疏言一字一字对自己说:“我非常不爽。”

第4章 求婚

下午五点,又到了下班的时间。

沈疏言收拾好自己的桌面,拿起自己已经空空的保温杯,正要离开。

便是这时,他忽然感受到原本正吵闹的办公室骤然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变化他原是不在意的,可今日却十分莫名地心跳加速了。

他缓缓转过身,明眸里就映出了站在办公室门口的陆境川。

陆境川柔和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窗外的残辉落了一些在他英气的脸庞上,像镀了层拒人千里之外的光。

剪裁合体的西装将他躯体勾勒得近乎完美,宽肩窄腰长腿,周身都散发着澎湃的力量感。他站得笔直又放松,可压迫感却那么强,让整个办公室里的人的呼吸声都不自觉地放至最轻——像极了被领导突来视察时的模样。

沈疏言那种想将手环摘下的欲望又升了起来。

他背着光,一步步向陆境川走去。

陆境川一手接过沈疏言的保温杯,另一只手轻轻摸了摸沈疏言白皙微凉的面颊,而后声音低低问他:“累不累?”

沈疏言在他手心了摇了摇头。

陆境川露出了一个浅而温和的笑。然后他抬起头,在办公室里快速地扫视了一圈,将目光放在了一脸惊愕的许文安身上。

陆境川没说话,只是微微地眯了一下眼,许文安却只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重,他将指甲抠进手心里,想让刺痛震住自己一直在莫名打颤的腿。

这个alpha在警告他。

可他连成为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沈疏言的目光也顺着陆境川的目光飘过来,没有嘲笑,没有讽刺,没有幸灾乐祸,只是很淡漠,像在看路边某块满是尘土、锈迹斑斑的路牌——这样无关紧要。

陆境川收回眼神,将沈疏言有些冰凉的手拢在自己的手心里,然后把沈疏言带离了这里。

许文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他的双腿还是微微发着抖,衣服几乎已被冷汗浸湿了。

他平复着惊慌,看不到来自周遭同情又怜悯的目光。

-

阿奇在前面目不斜视地开着车。

陆境川和沈疏言在后座接了一个缠绵又悠长的吻。

沈疏言的手环已经摘下来了,他被陆境川抱起,跨坐在陆境川的腿上。沈疏言双手环着陆境川的脖颈,埋首在他的后颈,闻着令他安心又痴迷的信息素的味道。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