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言(5)

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阅读记录

“啊...”

“我啊,现在就瞎猜。左不过两种可能。第一种,境川想娶,人小言不想嫁。第二种嘛,境川就随便戴戴,挡挡桃花。我听说,这段时间特别多人往境川床上送人,境川一个没要。前不久李总,直接丢了个光溜溜的发情的omega给境川,听说境川直接放了信息素,那个omega吓得震晕了过去。境川不是为了保护小言没有对外公开他俩的关系嘛,你知道现在商业圈那边怎么说吗,都开始在传境川那方面不行了。什么陆家要断后了这些话都说出来了。”

“...有病吧?”

“可不是。不过我看那个戒指还挺精致的,我还特意去查了查,是一对的,挺贵的,应该不是随便买来戴的。也不知道境川跟小言求过婚没有。”

“唉,难说。境川...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敢跟他...陆家这样的背景...”

“是啊。说起来,境川也挺无辜的。家族有这样的过去,寻常omega听到早跑了。也就是小言还没跑。听说两个人也在一起好几年了。境川能遇到小言这么好的正经孩子也不容易。但...”

“但因为太好了,可选择的人多了去了。境川,不一定能留得住啊。”

“是啊...”

“诶,说起来,你们家那位,最近生意上怎么样,还顺利吧?”

“还行,他说最近接了个大单子,忙得那是焦头烂额的,饭每天都吃得匆匆忙忙,可把我心疼坏了...”

......

后面她们再说什么,沈疏言也听不清了。

他的脑中一片乱麻。

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戒指?什么送人?这些事情,为什么他竟连风声也不曾听到过,同床共枕这么多日,他竟连一丝一毫也未曾察觉?

第6章 胆小鬼

陆家的事情他大概也知道一些的。

听说陆境川的家族以前都是有黑道背景的,黑道那边生意上还做得挺大的,转变出现在他爷爷那一辈。

为了保护家里人,陆境川的爷爷不想再干了,只想本本分分地赚钱过日子,可这些龙潭虎穴似的地方,还真不是陆勤刚说想退就退的。

走向正经生意越做越大的陆勤刚还是被以前黑道上的一个姓刘的家族盯上了——他们希望他能帮忙洗黑钱。陆勤刚自是不愿意,他多次拒绝后,刘家就在黑道上那边说他摆架子,说他赚了点小钱就开始自视清高,瞧不起他们了。久而久之,这结下的这小梁子,不知怎么的,竟演变成了深仇大恨。不过陆勤刚猜想,大概是有以前的一些仇家在背后推波助澜或是联手的,不然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的局面。

事情就从陆牧陆岚的死亡开始。陆牧陆岚是陆丰的哥哥和姐姐,两人在五年内竟相继死亡,死因不明,千护万护,陆勤刚才保住了陆丰这一条血脉。

而后到了陆丰这一代,也是同样的手法。只是更残忍了些,听说陆境川和两个哥哥曾一起被虏到了一座荒山上,歹徒正准备赶尽杀绝,结果杀完陆境川的两个哥哥,正要杀陆境川的时候,陆丰带着救兵来了。他们解决完所有歹徒后,才将高烧昏迷在一旁的陆境川带回了家。

陆家这些事虽不是人尽皆知,但若是有心打听一番,便能拼凑出个大概来。

沈疏言和陆境川不是正常程序的谈恋爱。沈疏言一开始看上的只是陆境川的信息素,仅是将他当做炮友罢了。两人滚了好几次床单后,陆境川便开始追他,陆境川温水煮青蛙似的地追求了他好几个月,沈疏言也没再抗拒,两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同居。

沈疏言没有结婚的打算,同居的伊始,他一直没从他们之前的关系中脱离出来——他不过将陆境川看做一个疏解欲望的工具人罢了。

他不爱说话,对陆境川的家世也不好奇。这些事情都是陆境川主动和他说的。

沈疏言不是很懂陆境川,明明好不容易才将自己追到手,为什么又要说这些事情来恐吓他,迫不及待地赶他走。

他不标记沈疏言,甚至连暂时标记都不会;他让沈疏言喷除信息素喷剂,害怕别人认出自己的味道进而伤害沈疏言;他从不带沈疏言在公开场合露面,两人同出同入的次数几乎为零;沈疏言出现在的地方,他也尽量避开。

同居是陆境川做过的最大胆的事。但饶是如此,据沈疏言所知,为了混淆视听,陆境川还是在他们现在所在的小区买了好几间公寓备用着。这件事情陆境川自然没有和他说过,他是在某次赵晴生和陆境川的谈话中无意得知的。

沈疏言曾对此万分满意。

他不爱社交。陆境川从不会带他去参加无意义的宴会,和他不认识的人做荒废时光的交际。

他过着和往常无异的生活,上学,上班,住在一间自己喜欢的温馨小公寓里。

若说非要说有什么改变,大概是,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获取着自己喜欢的信息素,不再为发情期而困扰。

他是自由的,又是无畏无惧的。

因为他知道有人正保护着自己。

陆境川不在他身边的每分每秒,都会有人跟着自己。四年来,他无论是上学还是上班或是去任何地方,他身后永远会有一辆车跟着自己,一直到送自己到达目的地为止。

陆境川永远在保护着他。

他仅是在被骚扰后表现出一丝不安的时候,陆境川都能感知到他深埋的恐惧,并以最快的速度最简单有效的手段解决掉问题。

可他呢?

陆境川身上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情,他却从不知晓。究竟是陆境川的隐藏得太好了,还是,他太不上心了?

-

陆境川找到沈疏言的时候沈疏言正坐在亭子里发呆。

秋季温差有些大,陆境川带了件外套给沈疏言披上。他坐在沈疏言旁边,将出神的人搂进自己怀里。

“怎么了?”陆境川摸着他的脸,“怎么不开心了?”

沈疏言仰头看着他,眼里闪烁着碎玻璃似的光。他很想说点什么,也很想问些什么,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每当这时,他都很希望陆境川能懂他将说未说的话——虽然很难。

陆境川却突然严肃起来,他将沈疏言扶正起来,英气的眉皱了起来,黑曜石般的眼睛涌动着波涛,声音听起来有些急切:“是不是谁和你说些什么了?”

沈疏言低下了头。

陆境川却不准,他捧起他的脸,让他和自己对视:“你别误会。那些omega,我一个都没碰。真的。”

沈疏言叹了口气,伸手去勾陆境川的脖子,披在他肩膀上的衣服也随之滑落了。他撩开陆境川的衣服领口,露出了他后颈处的腺体,低头亲了亲,然后声音很轻地在陆境川耳际说:“她们说,你戴了戒指。”沈疏言感受到陆境川的身体僵了僵,于是他顿了顿,才接着说,“我从来没见你戴过。”

在沈疏言看不到的地方,陆境川眼里闪过一丝不知是失落还是自嘲的情绪。

陆境川将人抱到自己身上坐着,沈疏言还是不肯抬头。陆境川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发尾,想了会儿,才道:“我不是要逼你和我结婚的意思。戴那个戒指,只是不想别人再往我这里送人了。你知道的,我不会让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的。要是你觉得困扰的话,之后我都不会再戴了。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

“不是不开心。”沈疏言望着陆境川,却又像是被陆境川的目光烫伤似的,他顿了会儿,才道,“对不起。”

沈疏言感到一阵难过,却不明白这种难过来自何处。或许是爱的不对等,陆境川给他的那么多,他却只能回应那么少。时至今日,他甚至不明白,那些他给陆境川的回应,是因为觊觎着陆境川信息素的原因多些,还是因为他对于陆境川本人的情意更多些。

陆境川爱怜地吻他,感受到心都在揪疼:“傻瓜,你道什么歉。”

沈疏言轻声道:“因为我是个胆小鬼。”

陆境川闻言愣了一下,忽然笑了:“没关系。”

他将沈疏言往他怀里揽,不让沈疏言看到他的神情,良久,才叹气般,道:“我可比你胆小得多。”

第7章 换腺体

那夜以后,沈疏言总觉得陆境川变得更忙了。

陆境川以前也忙,只是最近的几个月似乎更忙了,有时候他睡着了陆境川还没有回来,有时候睡醒了陆境川也不在身边,只留下一个人份的早餐在饭桌上。还有晚饭,以前两人还能一起吃,最近是一次也没有了。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