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言(7)

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阅读记录

沈疏言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沙哑:“不用了。我在这里等他。”

阿奇抬头看了一眼还亮着的红色牌子,纠结了一会儿,然后才问沈疏言:“沈教授,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

“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您。”阿奇低着头,声音很沉,“其实老大在行动前交代过我,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让我一定不要告诉你。”

沈疏言倏地抬头,睁大了含满水光的眼。

“这次行动计划了很久,要将一个家族斩草除根不容易,其实这些日子以来,老爷子和老大一直在陆陆续续地做,行动具体内容很复杂,我无法一一向您述说。只是有些事情,我觉得您还是知道的好。”

“什么?”

“接您来,其实是我的自作主张。老大在行动前就告诉过我,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一定不能让您知道。他跟我说,他知道您非常喜欢他信息素的味道,他交代了医生,如果他...挺不过去,就让医生在他咽气前,挖出他的腺体,然后植入到另一个alpha体内,那个alpha老大都联系好了。”

腺体,是一个alpha力量的象征。顶级alpha腺体,是每个普普通通alpha的梦想。

沈疏言觉得自己的肺骤然间破了一个口子,窒息感来势汹汹。心中的某座高楼大厦骤然崩塌,扬起的漫天灰尘进入他的气管,呛得他眼泪只出。

他听到自己抖着声音难以置信地说:“换...换腺体?”

第8章 谁愿意死

生命在消逝。

这是陆境川此时此刻唯一清醒的认知。

他躺在手术床上,鼻子里塞满了消毒水和血腥味的气息。痛感来自四面八方,自己无助得像只被群狼啃咬的小兔子,毛皮分离,肚裂肠断。他只能闭着眼,微弱地呼吸,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子弹埋在他胸口的位置,偏了点儿,没能立刻死。只是呼吸都像凌迟,痛极了也想忍,因为觉得也许还能活,但痛到了尽头,还是会死。

比直接死要残忍得多。

人都怕死。他也一样。

家人和睦,爱人在侧,衣食无忧,谁愿意死

谁又舍得死。

可是命运总爱作弄老实人,他也无能为力。

仇恨终究是仇恨,你放过了别人,别人也不会放过你。有时候他也想大度,只是午夜梦回,终究辗转难眠。

有些债,只能活着的人去讨回来。

他闭着眼,在痛楚里恍然想起那两位总是让着他宠着他却早已死去了的哥哥。想起他们有什么好吃的小零食都往自己房间送的得意样子,想起自己犯了错,哥哥们总是替他顶包挨打咬着牙的样子,画面转啊转,然后定格在他们死死抱住歹徒的腿不让他们靠近自己,尖刀从他们后背刺入他们的心脏,昂贵的衣服破烂不堪、沾满鲜血的样子。

陆境川睁开眼,眼里泛着泪,勾出了一个很浅的笑,露出点年少稚童时有些孩子气的样子。

哥哥,我替你们报仇了。

折磨了他八千个日日夜夜的噩梦,终于要落幕了。

那鲜红的血液在泪光里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再一眨,又化作了满屋的玫瑰。

陆境川看见沈疏言惊恐地站在他面前,手里原本捧着的玫瑰摔落在地,有些痛苦地说:“不......”

陆境川至今仍能回想起那日的心情。

一面痛楚,一面欢喜。

痛楚他不爱自己,又欢喜他不爱自己。

沈疏言在陆境川身边呆了四年,陆境川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的信息素不是这个气味,沈疏言不会和他在一起。被拒绝的求婚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是啊,谁会仅仅因为喜欢信息素就和另一个人结婚呢。而且陆境川知道沈疏言的过往,也多多少少明白沈疏言一直在回避婚姻这件事,他知道自己会被拒绝,只是没想到,会被这样直白而干脆地拒绝。

说不难过,全是自欺欺人。

不过如果沈疏言爱的不是陆境川这个人,而是陆境川的信息素,那一切都变得好办多了。因为这样的话,只要有另一个alpha,带着他信息素活下去,那沈疏言就不用为了他的受伤或死亡而难受流泪,只要将他爱的信息素留给他,他便能平淡幸福地过完这一生。

关于腺体的移植,他早就在行动之前和掌刀的医生打点好了。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了一个愿意接受腺体移植手术的alpha,叫顾旗。

陆境川调查过顾旗,他英俊挺拔,为人正直,且稳重孝顺。顾旗的母亲早亡,父亲前几年查出了得了肺癌,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顾旗只是一家公司的小主管,这几年来,为了给父亲治病,他的积蓄已经花得差不多了,正是要用钱的时候。顾旗想要换一个薪资更高的公司,于是便给陆境川的公司投了简历,结果被陆境川注意到了。

陆境川派人联系了他,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应承他,若是他答应自己,无论换腺体的计划成不成功,他父亲往后全部的治疗费,都由陆境川承担,不仅如此,他还可以给他父亲提供更好的治疗资源。换腺体计划成功之后,陆境川还会额外给他自己百分之二十的家产。顾旗答应后,陆境川又让他暗中去见了一见沈疏言。大抵是天意,顾旗见沈疏言的第一眼就有好感,了解后,又对沈疏言的各方面都十分满意。知道陆境川的计划后,也答应了陆境川如果他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无论沈疏言能不能和自己走到一起,他都会替他好好照顾沈疏言,会保护他平平安安过完这一生。

再没有比顾旗更好的人选了。

顾旗虽是个alpha,但战斗力比起陆境川那些长期进行体力训练的保镖来说,到底还是要弱得多,陆境川就算是死了,陆家的势力也不会小到哪里去,想来他也不敢对沈疏言做什么。到时候沈疏言想走想留,也全随他做主。

他被送到医院来的时候,顾旗做好了一切检查,已经换好病号服在医院里等着了。

等待家属来的时间里,顾旗还和陆境川见了一面。顾旗皱着眉看着伤痕累累的陆境川,问他:“你真的想好了吗?”

陆境川神色平淡地回望,只说:“如果我真有什么事的话,言言,就拜托你了。”

-

陆境川第一次见沈疏言,就是在医院里。

准确来说,是在医院的太平间。

强上了沈疏言母亲的alpha是陆丰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叫陈志宇。陈志宇一直追沈疏言母亲,从她没和沈疏言父亲结婚开始,就一直追。她成婚后,陈志宇消失了一段时间,沈疏言父亲死后,陈志宇又开始重新追求沈疏言的母亲。事情发生后,沈疏言母亲自杀,陈志宇接受不能,效仿沈疏言母亲的死法,也把自己的腺体挖了,跟着她一起去了。

陈志宇父母早亡,和亲戚之间也无甚感情,他执念了沈疏言母亲一生,朋友也少,死后愿为他收尸的,竟只有陆境川的父亲陆丰。

跟着父亲一起去见陈志宇最后一面的那天,是陆境川第一次见到沈疏言。

沈疏言那时候只有七岁,陆境川也不过十岁。

可蜷缩成一团蹲在角落里嚎啕大哭的沈疏言看起来那么可怜,那么弱小,又那么无助,像极了八岁时刚知道失去哥哥们的自己。只是自己还有父母亲的陪伴和保护,可沈疏言却已一无所有。

不过寥寥数眼,陆境川就念了沈疏言十几年。

这么多年,因为陈志宇的关系,其实陆境川一直陆陆续续能从陆丰那里知道一些关于沈疏言的消息。他也知道,在某些时候,陆丰也用过一些关系偷偷帮过沈疏言。

陆境川再次遇到沈疏言的时候,沈疏言二十二岁。那天的相遇纯属偶然,他下班路过一个小便利店,不经意地朝车窗外一瞥,就看到了在便利店门口躲雨的沈疏言。后来的剧情随其自然,他本想学不留名的雷锋给沈疏言送把伞,但转身后沈疏言还是叫住了他,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

人生里有太多惹人痛楚的命题。

如果陆境川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是躺在手术台死去,如果他知道自己和沈疏言的第一次见面和最后一次见面都可能是在太平间,他未必会去送出那把伞。

一场几天就能痊愈的小感冒,总比知晓自己朝夕相处四年的人死去了的消息要好接受得多。

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越来越强烈,在彻底昏迷过去前,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兴奋地喊着什么,但他却听不清了。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