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言(9)

作者:一大盒甜布丁 阅读记录

他也不知道自己发了多久的呆,又看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直到倦意将他完全吞噬。

他太累了。

-

沈疏言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ICU旁边的椅子上。用坐着的姿势睡了一整晚,整具骨骼又僵又硬。他强忍着酸麻和钝痛,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他站起来不到两分钟,恰碰上医生从ICU出来。他也顾不上自己现在什么样子,走过去就拦住医生问:“不好意思,医生,请问境川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一眼沈疏言,像是确认他的身份,片刻后,才道:“他年轻,身体好,恢复情况不错。再观察几天,如果没什么异常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沈疏言愣了片刻,恍然间竟觉得眼眶一热,顿了顿,才接着道:“谢,谢谢医生。”

门口又换了两个人站着,沈疏言也顾不上跟他们打招呼,也忘了问自己为什么会睡在椅子上。他摩挲着门的玻璃,指尖落在陆境川的面颊上,露出了一个泛着泪花的笑。

早上八点半,沈疏言回民宿洗漱了一下,随意找了点早饭吃,回到医院的时候,陆丰和赵晴生已经在医院椅子上坐着了。

他们二人看起来状态比昨天好多了。沈疏言走过去,有些拘谨地打着招呼:“伯父伯母,你们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吃早饭了吗?”

赵晴生对他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挂着境川,睡不好。早饭我们已经吃过了。你呢?”

沈疏言在他们身边坐下:“我也吃过了。”

ICU不能进,病人家属也不能进去照顾病人。所以平时只要有一个亲属在,有事的时候医生能找到人就可以了。只是陆境川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大家到底都放不下,哪怕在门外傻坐着也不想离太远。

只是陆丰才坐了一会儿,就要走了。陆境川现在这样的情况,短时间内肯定回不去,公司总不能没有主持大局的人。

陆丰出门,赵晴生和沈疏言都去送。

他拍了拍赵晴生的肩,温声道:“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完,又转向沈疏言,“小言,境川和伯母就拜托你了。”

沈疏言点了点头,道:“您放心。”

-

沈疏言坐着也没什么要做的,就打开手机开始找食谱看,边看边做一些笔记。

沈疏言做的时候也没避着赵晴生,她看了会儿,便凑过去问:“做什么呢,小言?”

沈疏言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他抿了抿唇:“等境川从ICU出来后,想给他煲点汤喝。但我不太会,就想临时抱佛脚,做点功课。”

赵晴生闻言一愣。

因为陆家不可能不派护工和厨子之类的过来,按道理来说,怎么着也轮不到沈疏言亲自给陆境川煲汤。而且若是陆境川醒了,肯定不多时便会转院,这里终究是不可能久留的。回家之后,什么样的护工没有。

赵晴生顿了好一会儿,以为沈疏言不知道,心里也有些不忍心浇灭他兴致勃勃的热情:“这些,你不用学,都会有人做的。”

沈疏言停下了手头的查阅,沉默了许久,才很轻地说:“我知道。”他抬头对赵晴生笑了笑,“我只是想为他做点什么。虽然我可能做得不好,能做的,也很少。”

赵晴生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笑了:“傻孩子,你一直在这里,对境川来说,已经够了。”

沈疏言睁着圆而黑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赵晴生,过了许久,才低下头,很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很乖地说:“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

中午的时候沈疏言出门给赵晴生带了点午餐回来,吃完后又让赵晴生回去休息一会儿,等睡醒了再过来,赵晴生应了。

沈疏言吃完又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陆境川,陆境川世界名画一样,躺在那里动也不动。沈疏言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又审出了什么美,只知看着看着,太阳藏了脸,赵晴生已经吃完晚餐来了。

“小言,不早了,你去找点东西吃吧。”赵晴生站在沈疏言背后说,“这里有我。”

沈疏言这才反应过来,他笑了笑,晃了晃已经僵硬的腿,转了身:“那我去附近超市逛逛,买点食材。”

赵晴生这次没再说什么,只道:“好。”

照葫芦画瓢似的煲汤,说不上好喝,也说不上难喝。但沈疏言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熬汤熬的是时间,不是技巧,而时间,恰恰是沈疏言当下最不缺的东西。

他随便喝了碗自己煮的汤,吃点饭垫了垫肚子,洗了个澡,又出门去了。沈疏言到医院的时候不到九点。赵晴生正坐着发呆。沈疏言走过去,对赵晴生道:“伯母,我来了。您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过来。”

赵晴生站了起来:“那你呢?”

沈疏言神色如常道:“我晚上在这里睡。境川离我太远,我睡不好。”

沈疏言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晴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那你照顾自己,千万别勉强。”

沈疏言说:“嗯。我知道。”

一直到陆境川转入普通病房,沈疏言的晚上都是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度过的。

他晚上其实睡得很不好。他的体型在omega里算不上小,每晚坐在冰凉刚硬的、椅脚爬满锈斑的椅子上睡时,醒来腰背脖颈甚至腿总是泛着酸和痛。沈疏言有时也会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时常半夜惊醒。有时候醒来是两点,有时候醒来是三点,有时候是四点。医院里除了那两个每天都在换的保镖,什么人也没有。寂静的氛围、惨白的光、浓烈的消毒水气味、尽头是黑暗的漫漫长廊,沈疏言害怕,却又不敢怕。慌极的时候只能起来,隔着门不知道想什么地望着陆境川。

而一天中唯一开心的事情,大抵就是等着医生给陆境川检查好,然后说一句:“他恢复得情况很好,很快就能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虽然沈疏言自己也在试着做饭煲汤,可不过短短几天,还是肉眼可见地瘦了下去。陆境川养了四年的肉,一下子又掉了个精光,沈疏言的下巴尖尖也越发明显了。

好在转入普通病房后,家属终于能进去了。

只是陆境川仍是没醒。

第11章 醒了

赵晴生订了一间顶级的单人病房。病房像极了小一点的公寓,除了厨具,其他的家具设备一应俱全。

赵晴生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床位让给沈疏言,她还是和这几天一样,住在沈疏言给她订的酒店里。

沈疏言虽说搬进去了,但民宿还是没退,他只带了些换洗衣物到医院里放着,以便自己更换。陆家派了两个护工过来,沈疏言便让她们教了自己一些基础的护理该怎么做。

其实要做的事情并不多,一天就是帮忙按摩一下肌肉,晚上就帮忙擦拭一下身体,以及在吊瓶打完的时候帮忙叫一下医生换药,其余的也不用做太多。

事情很碎,也很繁琐,其实谁做都可以,但沈疏言还是坚持自己来做。护工到底是雇来的人,也不敢说什么。工作量少,工钱又很高,她们到底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教沈疏言的时候格外上心了一些。

沈疏言不爱说话,但学得很认真。哪个穴位,什么力道,按压多少时间,他都问得一清二楚。转入普通病房后,他又特意问过医生,陆境川这种情况,未来吃点什么更有利于他的恢复,医生推荐的食谱他又一一记下,逮到一点赵晴生在的时间就去超市买食材自己试着做。

其实沈疏言已经可以做得不错了,除了煲汤,也可以炒一些味道过得去的家常小菜了。

而在所有事情里,沈疏言做得最难的,就是帮陆境川擦拭身体。

未亲自动手前,他以为顶多就是自己会有些不好意思。可当真的看到陆境川身上爬满的伤痕时,才发现自己根本顾不上羞耻。

一道一道的刀痕,狰狞地噬食着陆境川的皮肉。它们泛着猩红,张牙舞爪,结成难看刺硬的疤, 脸红心贪婪地攀附在陆境川的胸膛与后背。

陆境川的心脏往下,还能看到一道针线缝起来的疤,不算长。那日的心慌发凉、窒息恐惧再一次淹没了上岸没多久的沈疏言。

再往上一点,再往上一点。

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陆境川了。

后怕的劲儿比烈酒还要狠上几万倍。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