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臣(17)

作者:匿名咸鱼 阅读记录

可见那功力深厚,竟一声动静都没有,如同无形无影的空气。

仙师看着那黑衣悟了,这便是传说中杀人不留痕迹,如同无形无影的蜘楼死士吗......

晏清将玉瓶丢在了地上,仙师连滚带爬生怕玉瓶被摔坏般,飞速接住了玉佩,接住后不由松了口气就听到头顶的督主道:“还不快滚。”

仙师连连磕头,步伐不稳的逃出了晏清视野里......仙师见已经远离了东宫,全身心放松了下来,瘫坐在地面上,打开玉瓶就深深吸了一口。

这一口如同飞升九霄云外,天宫美娥围绕自己般全身酥麻了下来。

仙师本是一个人坑蒙拐骗的野道士,有一天被一群黑人逮到,强行喂了毒药,送进了皇宫,做了个被官方认准的仙师。

这野道士不从还起了反心,一月后便被折磨人的毒药折磨得不得不从了晏清的安排,老老实实在皇帝身边糊弄皇帝。

只要听话,每月就得一瓶缓解的解药,不止能缓解毒药的折磨,还能让人飘飘欲仙。

于是,就有了这次天下大乱,皇帝立太子威慑恶气一事。

仙师走后,晏清拿出一盒金丝锦盒,手指细细划过锦盒上的图案,那图案在光线下流光溢彩,近近看去,居然是百鸟朝凤图,为首的凤凰被绣得栩栩如生。

凸起的触感,让晏清思绪漂远,又想到了梦境里的华服女子骷髅......

骷髅一声声怨念,惊醒了晏清。

晏清神情恍惚,将锦盒打开,锦盒里的静静摆着一块剔透玲珑的玉佩,巴掌大,透如清水,一看就非凡至宝。

玉佩系着红绫,将一块长发体手指大小的翡翠印章系在玉佩下方。

拿在手上,冰冷得让人窒息,这便是一切灾难,仇恨的起源——盘龙五爪威风凛凛的玉龙玉佩。

玉佩下方的翡翠印章上的篆字到如今也是轰动京城的绝世之物。

这几个字则是:太子随印。

与此同时,这皇帝还不忘了在东宫心心念念‘一见钟情’的美人——小安子,还特地让御前总管打听了这美人太监是那个宫的,结果打听到的消息也让皇帝犹豫不决。

居然蜘楼督主的养子,这可为难了皇帝,近些年来蜘楼督主已发展成了说一不二的庞大掌权暗杀之主。

看着皇帝的为难,御前总管便对皇帝说:“您可是天子,看上小小太监的养子是他晏清的福气,陛下不必为难,如果他晏清敢不从,天下百姓都会唾弃他的!”

皇帝一听,觉得这总管是个人才,便让总管前去帮此事。

他是天子,天下万物都是他的!

便有了轰动整个后宫,震惊前朝的荒唐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子欠恙,按仙师之意,东宫太监小安子命格可驱天子病气,特封太监小安子为安公子,从正三品,赐月华殿,钦此。”

这一道圣旨直接将看似风平浪静的后宫掀起了暗流涌动,也将二皇子与三皇子的太子之争压了下去。

知晓这一圣旨的惠仁贵妃硬生生捏碎了茶杯,脸上嫉妒之意着实吓人。

而她的老对手燕妃并无任何怒意,还有些爽快,因为燕妃知晓这种文人家族出来的小姐都是些阉脏玩意,妒贤嫉能。

这些年无一封妃,也是因为有这位惠仁贵妃的手笔。

而圣旨提到的主要人物小安子低着头一脸错愣的跪在青砖上,久久不能回神。

但那总管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催促道:“小安子,不,是咱家的嘴瓢了......是安公子,还不谢主隆恩?!”说罢还轻轻打了打自己的嘴巴。

小安子惊愕抬头,看着总管那张脸,道:“您,您是......小福子?!”

总管那张脸与他六岁那年领他进宫的小太监的脸重合在一起。

小福子现在便是御前总管,福总管。

福总管眼睛笑的极弯,发福微胖的身材配上那笑眼,活脱脱的福星下凡般。

只见福总管走上前,扶起小安子,眼中都是赞赏道:“安公子您可真是福星,咱家有今天也是因为了您,因为您,督主提拔了咱家。”

小安子半跪半被福总管拉起,听到后面这一话,小安子甩开福总管的手,秀眉一挑,怒意横生道:“小安子是小安子,不是安公子!福总管能被督主提拔,也是福总管有能力伺候皇上,不是因为我一个小小太监!”

福总管被甩开,有些惊讶,下一秒小安子的话更让他从惊讶变为惊恐,只听小安子道:“小安子不做安公子!小安子是东宫的太监!”

小安子大声吼了出来,吓得福总管惊魂上前捂住小安子的嘴,脸上不在笑意盈盈,低声怒道:“你这小太监,不要命了!”

上一篇:我是你爹下一篇:返回列表

同类小说推荐:

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